【文正】豢养·上

今日党费

 

《豢养》

 

前影帝现影视圈大佬文/三百六十五线小演员正

互相套路的故事

 

01.

 

培植一朵鲜花,要育种培苗浇水松土除虫耐心等待春天到来绽放芳华。

那若是要圈养一只狮子呢?

要以身为饵,让他沉浸在征服的快感之中,化百炼钢为绕指柔。

 

02.

 

朱亚文平常不爱来酒吧会所一类的地方消遣,乌烟瘴气让人心生烦闷。可今天的应酬对方约了他三四次,看在前夜送上他床的小模特滋味不错,他还是点头答应了。

背靠着紫禁城的三进小楼外面看着是古香古色,里头被改建一新,布置出敞亮的大厅和若干个半封闭的茶座。朱亚文跟着老板进来的时候,上头正好有个小男孩在唱歌,粤语老歌,他听不懂,却觉得很舒服。

“皇城根下,玩也要玩点高级的。”胖老板笑嘻嘻的招呼服务生过来点单,朱亚文抬眼看了一下,似乎是某个挺火的网红。

“咱们这工作的都是正经八百的艺人啊,跟外头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老板点好了酒水,挥挥手又让人走了,小网红偷偷给朱亚文抛了个媚眼,也没有多说话,乖乖的抱着菜单离开。

“各取所需么,这年头哪里还兴什么北漂横漂,又累又没有出头之日。”他啧啧几声,见朱亚文不搭腔也就不再说了。

舞台上的小男孩还抱着话筒唱歌,一只脚搭在高脚凳上,一只跟着节奏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仰着头半眯着眼的样子,看起来很享受的样子,唱完了一首又换一首。

“文少,有兴趣?”老板跟几个路过的朋友打完招呼,才注意到朱亚文的视线一直落在舞台上,“尹正,学音乐剧的,能唱能跳,前段时间不是有个喜剧挺火的,他也演了。”

“……您要喜欢,我让他下来单独给你唱?”他凑近了朱亚文小声说着,语气里也带上了些不言而喻的笑意。

“还真拉起皮条了?”朱亚文不紧不慢的收回视线,瞥了老板一眼,语气不善,脸色倒没有太严肃,老板愣了一下,突然哈哈笑了起来,朱亚文也笑了,抖出根烟叼在嘴里。

“你把他资料发我吧。”

他是什么人,上赶着有人想让他睡,直接送上床的可就没意思了。

 

03.

 

当晚老板就把尹正的资料发了过来,家底干净为人努力,他看了一圈却没有了什么实际想法,想着或许是当时的音乐加成,脑袋发热,就随手把文件夹丢在一边,没再去管。

一晃就过去了小半个月,没想到在某个电视台的后台里又见着了他。

他穿着一身戏服,蹲在角落里哭,明明就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还小心的抱着那身衣服,用纸巾接着眼泪不让它沾上衣服。

朱亚文在楼梯间抽烟,一抬头就看到了一双通红的眼睛,还以为是那些俗烂的欺生戏码,结果就看到尹正掏出手机点开了什么。

大概是个视频,因为年代久远加上手机外放,声音一直伴着嘶嘶的电流声,朱亚文听了好一会儿,他听清了什么一天一辈子的。这时他才如醍醐灌顶,是张国荣的《霸王别姬》,他那身衣服,是戏里的虞姬。

“哥哥……呜呜……我会努力的……”尹正吸着鼻子把视频看了一遍,又把脸擦干净,站起来虚空做了个握拳的手势,收好手机,对着玻璃窗开始练习云手的动作。

贴身的戏装将他整个人衬得更加修长,尤其是被腰带束起的腰更是盈盈可握,长长的水袖和飘逸裙摆随着他的动作摇晃,尽管脸上还没上妆,头发也是新潮的三七分,一颦一笑竟然有几分男女莫辨的娇俏。

尹正以为自己的偷偷练习没有人知道,殊不知早就被朱亚文看个彻底。

后来发生的事情朱亚文都觉得自己可能烧坏了脑子。尹正被经纪人一个电话叫回去之后,他跟着人去了化妆间,问到尹正要参加的节目,又借着投资人的身份拿到了现场的工作证,挑了个最后排的位置去看他录节目。

听到他在舞台上自己有多喜欢那位已故影星,朱亚文才想起那天在会所里唱的就是他以前的歌。

那一瞬间,朱亚文忽然有了想种花的欲望。

 

04.

 

有了念头再实施起来就很容易了,一个只演过几个配角的小演员,要邀请参加节目实在太简单。朱亚文给自己投资的某个音乐节目打了个电话,说是请他去唱一首张国荣先生的歌,果不其然就答应了。

录影那天朱亚文也在,他站在导播室里看着一身白西装的青年站在舞台中间唱风继续吹,对着天空的一吻,他竟觉得对方看着的是自己。

一曲唱罢,尹正就要赶着回片场拍戏,朱亚文交待了几句就下楼追了过去,制造了一场前辈与新秀的偶遇,不经意的提了自己刚才偶然听到他唱歌,唱的很不错。

“没有没有,是张国荣先生的歌太好听了,我占歌曲的便宜!”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眼睛弯成了月牙,脸上的高兴不只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他的偶像。

“……留个联系方式吧,有机会合作。”朱亚文被那甜笑煞了一下,硬咳了几声才压制住心底躁动的虎狼之心,从助理那里接过自己的手机调出微信界面,让尹正属于自己的联系方式。

“哎,谢谢亚文哥,我可太喜欢你的戏了!”尹正一边输一边抬头看他,满心满眼都是憧憬。朱亚文听过很多人说喜欢他的戏,这是第一次听见这么舒心的。

“亚文哥,我还要赶着回去拍戏,有机会再聊啊!”他推着自己行李还不忘回头跟朱亚文说再见,一口一个哥,叫得又脆又甜。

 

05.

 

至此后,朱亚文闲暇时间就多了个消遣——去看尹正的朋友圈。

尹正的工作拍的不满,除了在片场的一些趣事,就是今天又看了哪位摩托车手的比赛,昨晚又重温了一遍偶像的电影,偶尔还会发一些他看不懂的动画片。

朱亚文一般不会点赞也不评论,偶尔在他发观后感的时候聊上几句,维持着不咸不淡的关系。尹正没有来问那个“有机会合作”是什么时候,他也没有主动提。

直到某一次他去香港,看到尹正的朋友圈说又在看电影,便托朋友找了几张当年《霸王别姬》的电影海报,拍了下来问尹正现在的地址,说要寄给他。

“亚文哥你太好了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谢谢你了,我真是太高兴了!”在一轮感叹号之后,尹正有些不好意思的声音传了出来,带着雀跃和欣喜。

“没什么,正好有个朋友是荣迷,听说你也喜欢,十分乐意分享。”朱亚文发的文字消息,过了一会,又给他发了条语音。

“高兴么?嗯?”他带上了哄孩子的语气,未语三分笑,听的人面红耳赤。

“……太高兴了,亚文哥……我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了……”尹正握着手机不自觉的蹲了下来,好像这样才能抑制住几乎要跳出胸腔的心脏。

“没事,你叫我一声哥,应该的。”朱亚文笑了笑,又把话题引回了尹正的地址上。

“亚文哥我在东北拍综艺呢……估计要后天才能回去……”他既想快点看到朱亚文的礼物,又不舍得画报跟着他舟车劳顿,正纠结措辞时,朱亚文那边又发来条消息。

“没事,你把酒店地址发我吧,我让人带过去。”

说到这份上,尹正也不好再纠结了,问经纪人要了确切地址之后就给朱亚文发了过去,还没来得及看回信,就又被PD叫去接着参与节目了。

远在南国的朱亚文把那条长长的地址看了好几遍,笑着给助理打了个电话订机票,他还没演过快递小哥呢。

 

06.

 

尹正记得朱亚文说会有人给他带画报,却没有想到那个人是朱亚文自己。当他从酒店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漫天飞雪中撑着伞的长身男子。铁灰色的呢子外套和黑色长柄伞,让朱亚文身上那些锐利气息柔和了很多,在俄式建筑的映衬下多了几分儒雅。尹正忽然想起他在《我们的法兰西岁月》中扮演的周恩来,那样温柔,那样儒雅,脚步一顿就停了下来。

朱亚文似乎是听见了他的脚步声一样,转过身就看到只穿着白衬衫黑裤子的年轻人站在路的另一边,他的头发上沾了些雪花,鼻子被骤然而来的风雪冻红了,眼睛直直的盯着他。

他快步走过去,把人遮在巨大的黑色雨伞之下,无奈地问了一句,“就这么心急?衣物也不多穿一件?”

听到朱亚文的声音尹正才反应过来,冷得直哆嗦,吸了吸鼻子才抬头看他,一双明眸盛满了水,“不好意思,我着急嘛……”

他的声音闷闷的,让抱歉的语气都带上了几分撒娇的意味,软绵绵的语调却成了一道利箭,直中朱亚文的红心。

“先披着我的吧,快上去,待会要着凉了。”朱亚文把雨伞和手里的画筒塞给尹正,又脱下自己的衣服给他披上,不管尹正嘴里的抱歉和拒绝,把人夹着冲进了酒店大堂。

已经是傍晚,酒店里没什么人,服务生看到他们冒着雪进来,赶紧过来问要不要帮忙,尹正跟他们要了生姜和红糖水,看了一眼衣服都被雪水打湿的朱亚文,又问有没有感冒药。

服务生留了房号说待会给他们送上去,尹正就带着朱亚文上楼了,一路上还在内疚地说对不起。

“好了,没事,哥以前拍戏零下十几度都还打赤膊呢,这算得了什么?”朱亚文揉了揉他的头发,替他把肩上的碎雪拂去。

“是红高粱吗,我的记得有这么一场戏!”说起戏,尹正的状态似乎立马就不一样了,一双眼睛扑闪扑闪的,朱亚文被他的热情感染,不自觉地话也多了起来,和他分享当年拍戏的一些趣事。

那天晚上朱亚文是睡在尹正的房间里的,两个人喝了姜糖水之后聊了很久,从拍戏的趣事到不同的导演怎么帮助演员入戏再到怎么塑造角色。

朱亚文清晨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功成名就之后,第一晚睡在鲜活肉体身边,没有肢体纠缠,没有利益交易,让他忍不住又倒回去继续睡了。

睡在他身边的尹正微微蜷缩着,两只手握成拳捏在脸边,侧躺的姿势让阳光在他脸上流淌出柔和的线条。

朱亚文想起某本杂志上说,蜷缩成母体的姿势睡觉,说明这个人非常没有安全感。

“我让你感觉到害怕吗?”朱亚文的手指轻轻滑过他的鼻尖,睡梦中的人似乎感受到了外力的触碰,小小的哼唧了一声,又咂咂嘴,抱紧了被子。

“嗯,还能睡着,那就是不怕了。”

 

 

TBC.

 

 

 

啊,写不完了

先这样吧,明天继续

 

 

 

2018-03-14文正
评论-21 热度-73

评论(21)

热度(73)

©终南道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