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里花

程天佑x程天恩

程天佑听见套房里传来一声闷响,立刻从工作状态中回神,快步走向某人沉睡的小房间,干净利落地扭开了门。
“天恩,天恩你怎么了?”程天佑连带着柔软的羽绒被将程天恩抱在怀里,右手轻轻抚摸着他对手臂外侧,这是他从心理医生那里学来的。
“………哥?”脸色苍白的程天恩慢慢放松下来,有些脱力地靠在程天佑身上,自从他做完手术以来,再没有这样依赖过对方。
程天佑来不及高兴弟弟态度的软化,只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梦魇让程天恩慌成这样。
他不喜欢其他人肆意评判程天恩,但却觉得姜生有句话说得很对,天使吻过了他的脸,却忘记他冰冷的心,冰川融化固然可喜,但他要知道为什么。
“天恩,告诉哥。你刚才怎么了?”...

【佑恩】困兽

想到哪里写哪里,就不另外开文了,后续都在这篇里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真实形象请参考小说原著及改编电视剧

——————————————

\困兽

程天佑x程天恩


01.

“二少爷,大少爷今晚要忙工作不能回来吃晚饭了,但是他提醒我要请您按时吃饭。”女仆站在小露台外,毕恭毕敬的播报指令。
“……嗯,知道了。”程天恩没有回头,还一直望着远处灯火辉煌的外滩。
女仆见他不应,自己下楼把精确计算到小数点后四位的营养晚餐端到他房间来,神出鬼没的老汪截住女仆要进门的脚步,把餐盘换到自己手里,“你可以下去了。”
老汪把饭菜端进小露台,除了四菜一汤只在还有一小瓶盖的营养药片。
“二少爷…既然大少爷不...

\鱼刺

蓝河跟叶修分开之后就再也没有谈过恋爱
梁易春给他介绍了几个人,最后也都成了不咸不淡的饭友
梁易春说他是死心眼,蓝河说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眼看好友要孤独终老,梁易春还是觉得要做点什么
他把蓝河约去了金台寺,两人从进门就拜到最后一个神龛,沾了一身香火气
出来之后,蓝河带他去了自己的工作室吃饭,一桌精致美味,尤其是清蒸桂花鱼,鲜美得几乎要把舌头吞掉
可是蓝河动都不动那盘鱼,明明他曾经一个人可以独占一盘
“真不吃鱼了?”
“不吃了。”蓝河摇摇头,“怕有鱼刺,卡过一次就够了。”

爱情就跟吃鱼一样
你明知道它好吃,香甜诱人
可是你怕它绵软里藏着刺,一不小心就要扎在你的喉咙里,不上不下,虽然不痛不痒,却时时...

城北的废宅又闹鬼了,镇长无奈贴出告示重金悬赏能人破这人心惶惶。
假洋鬼子少爷第一个揭了榜,带着他的花魁女伴声称三天破案;
第二个是好赌的屠夫和他贪吃的胖儿子,为了躲债铤而走险;
第三个是个外乡人,凶巴巴的像个土匪;
牙尖嘴利的小老板拖着懒洋洋的道士赶上最后的报名
深夜,故事开始时,死亡也开始了。

凑个热闹

叶蓝复健01

短小不精悍的复健,提前给祖国母亲庆生x

里面涉及文物修复专业的内容纯属瞎编,庙是真的庙,人不是真的人。


/团圆


壁画修复师叶修x拍卖师蓝河


蓝河拖着两个最大号的行李箱,背着半人高的登山包站在山脚下时,真的感觉自己是来下凡渡劫的。县文化局的人开着小五菱轰隆隆的走了,说是要赶去下一个点回收普查报告,回来再顺便把他带回市上。

他看了一眼手表,还是工作时间,便认命地给叶修发了条外卖已到请查收的短信,拖着行李箱沿着山道向峭壁上的那座小庙爬去。

时间倒回半个月前,蓝河紧赶慢赶结束了某个破产富商的私人拍卖会工作,终于凑出了国庆三天假,决定进山探望叶...

态度不好,脾气不小
叫改不改,爱要不要

——致各甲方

跟风做了那个cp概括
emmm
叶蓝这个真是让我觉得有点不懂怎么解释但是又挺有道理的总结

所以说,写什么梗啊,还不如AI呢。

©终南道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