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叶蓝】庆团圆

 @清木浅鲤 元旦时点的带对方见家长

正好是除夕了,就大家一起过年吧!

也祝每一位看到这篇文章的宝宝们新年快乐!狗年旺旺旺!


《庆团圆》


原著:《全职高手》

CP:叶修X蓝河


他起床的时候叶修已经不见踪影了,床头的保温杯下压着张便签,说他临时出门见个甲方,还叮嘱蓝河起床之后记得把杯子里陈皮水喝了。

蓝河一边喝着陈皮水,一边打开家里的洗衣机,轰隆隆的马达声顿时充盈了整个屋子。他们平常都很忙,到了除夕这一天才好不容易放了个年假。蓝河昨天下班前就已经计划好除夕白天把家里好好收拾一下,结果叶修带回来一台X-BOX,两人打了一通宵的游戏,结果今天睡到中午才起来。

他把积攒了一周的衣服分成深浅两次丢洗衣机了,叶修那些西装衬衫不能机洗,他趁着洗衣机运作的时候在给他一件件的手洗熨烫。

蓝团长虽然已经不带团了,可CD依然控制得精准,两桶衣服洗完,又可以把拆下来的窗帘给洗了。

说起来窗帘,蓝河又想骂叶修败家。

家里用着的是两层交叠的窗帘,米白色的素纹棉布窗帘是他买的,浅蓝色的手工丝线编织窗帘是叶修买的,据说叶修的说法,那些交织的纹路叫鹤跃蓝桥,意头好。好看是好看,就是洗起来麻烦又啰嗦,蓝河之前就放话弄脏了要叶修自己去洗,结果临了还是心疼他忙进忙出,自己拆下来洗了。


他们买的房子就在越秀山旁,窗帘一拆,阳光与春色尽收眼底。层高是蓝河挑的,在阳台就能看见郁郁葱葱的林木,对叶修的眼睛有好处,只是他们平常都太忙,回到家时外面已经是万家灯火了,这绿水青山就始终还是个绿水青山。

蓝河忙碌了两三个小时才把积攒的衣服、窗帘、沙发套之类的给洗干净晾晒到了小阳台上,正准备坐一会儿,点个外卖顺便上线看看他养的蛙儿子,结果门铃就响了。

“……又忘记带——”蓝河低着头开门,语气无奈,结果一抬头,后半截话就这么硬生生的吞了下去。门外的人并非是他预想的那张脸,但是又和那张脸很像,像到他可以借着这位想象出三十年后的叶修是个什么样子的。

蓝河忽然意识到,他面对的是叶修父母。

“……叶伯伯,叶伯母,你们好。”他立刻站直了,有些拘谨地松开了门把手,请对方进来。

“我……我是蓝河……呃……”蓝河愣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向面前的两位老人介绍自己。

“你好,我叫你小蓝可以吗?”老太太声音柔软,手心也很软,握住蓝河的手,轻轻拍了一下。

“可以可以,您和伯父请进,辛苦了。”蓝河受宠若惊,顺着老太太的动作把人扶进了家门。

“抱歉,我以为是叶修没有带钥匙。”蓝河想了想,有些窘迫地解释自己刚才没说出来的半句话。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突然过来,也没有和你们说一声。”叶母笑眯眯地摆摆手,换上蓝河给她递来的棉拖鞋,又看了看丈夫脚上的那双,一蓝一红,鞋面上还钉了只小熊。鞋子大概是刚收下来的,暖暖的,有阳光的感觉。


蓝河把两位老人请到了沙发上坐着,去橱柜里找茶叶给他们泡茶,“伯父伯母喝红茶可以吗?现在和绿茶有些凉。”

“可以,我们不挑的。”老太太正在偷偷打量屋子里的布置,听到蓝河的话笑着点点头,拍拍身边的板着脸的老头子,道:“蛮会过日子的啦。”

“哼,请你喝个茶就会过日子?”叶父哼了一声,老太太不高兴了,反驳道:“上次小叶那个女朋友你又嫌人家只喜欢喝可乐?”

老头还想说些什么,见蓝河端着茶盘过来了,又板回了脸,金刀大马地坐着。蓝河本来已经有些放松下来的精神顿时又紧绷了起来,提着茶壶的手抖了一下,撒了些水出来,他抬头想看两人的反应,对上叶母温柔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蓝河选的是张佳乐去年送的一盒金骏眉,滚水洗茶,反复冲泡,最后凤凰三点头,才把茶杯递了过去。

“伯父伯母你们先喝茶,我去给你们热一些点心。”

“好呀,我听叶秋说你现在是糕点师呀,很厉害的哇!”老太太捧场得很,蓝河有些不好意思,解释说自己只是自己做着玩的,又给两人打开了电视,躲进厨房给叶修打电话去了。

结果连打三个都是无人接听,蓝河只好给他发了条短信,说他爸妈来了,让他忙完进回来。


蓝河在厨房里纠结今天怎么穿着T恤短裤就见叶修父母了,叶家夫妇在外面饶有兴趣的看着屋子里的陈设。

他们住的是间三室两厅的屋子,客厅和餐厅打通了做成一体的起居室,投影屏附近放着一个装满游戏碟的柜子,旁边还有两支游戏机手柄,墙上贴着个网格表,红色小花贴得到处都是,是他们用来决定下周谁洗碗的赌注。

客厅的电视后面是一排照片墙,挂着叶修和蓝河各种鬼脸的拍立得,最上面是叶修的奖杯,每一个都放在特制的玻璃柜里。

书房的门开着,里面是两台正对着的台式电脑,一个上面夹着君莫笑,一个夹着个小剑客。书房外面就是小阳台,晒着衣服和窗帘,窗框上还摆着一圈五颜六色的欧石楠花。

布置虽然简单,却处处都能看见主人认真生活的态度。

“喏,你看这个字,就是比你儿子写得好看。”老太太指了指每一个奖杯前的手制立卡。

“那也是你儿子。”老头还是哼哼唧唧,脸色却柔和了不少。

“你就装吧!”四十多年夫妻怎么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若是真不喜欢,他都不会进来。

老太太看完了房间,钻进厨房要看蓝河做点心,蓝河虽然平常没少教别人做菜,可头一次当着长辈的面,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老太太善解人意,坐在蓝河特意给她拖进来的小沙发上跟蓝河聊天,从做面点的面粉配比聊到平常他们吃什么,再聊到最近工作忙不忙过年怎么不回家。

“已经和家里说过了,我只休到初一,就不回去了。”蓝河的正职还是在蓝雨俱乐部里,年后就是春季赛,他需要提前为队员们准备材料。“平常周末有时间都会回去的,这次就留在广州休息。”

虽然早就安排好,但是蓝河眉眼还是笼上了一层遗憾。

“哎呀小蓝呀,听说你们广州有花市,好不好玩呀,怎么去呢?”老太太善解人意,岔开话题问蓝河花市的事情。蓝河被他突然这么一问也有些懵了,他工作以后除夕基本都是在俱乐部值守,叶修退役搬来广州之后,蓝河虽然不再留值,但是两个人也都懒得出门,逛花市都还是小时候都事情了。

蓝河把做好的烧卖放上锅,摘了手套掏出手机给老太太搜索花市攻略。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很久没去了。”他如实以告。

“那我们就一起看看嘛。”老太太把蓝河拉到一边,蓝河蹲在小沙发旁给老太太举着手机。两个人正看到西湖花市,叶修的电话就跳了出来,小老太呀一声,刚想把手机递过去,叶父就站在厨房门口说了一句,开外放吧,正好也说几句。

“蓝呐起来没,我忘带钥匙了,你给我开门,我给你买楼下影院的爆米花~”电话里的声音笑嘻嘻的,透过话筒外放出来,更显得意。

“买什么买!钥匙不带还想回家!”叶父一听就火了,怪不得小同志一开门就说他又忘带钥匙,敢情还是个惯犯?!

“爸?!”叶修敏锐地捕捉到话筒里的声音,停住了按电梯的手,皱起眉头:“我妈也在家里?”

“……嗨~Surprise~ ”老太太特潮的学了电影里的音调,叶修一听头都大了,跟着他一起进来的两位老人好奇又克制的看了他一眼,用眼神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呃……叔叔阿姨,介意今晚跟我爸妈拼个桌么?”叶修捂着听筒,有些抱歉的笑了笑。

“怎么会介意,当然好了。”说话的是蓝河的母亲,“一起过年才热闹。”

“喂?喂!叶修?!”叶父不见他回话,只有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凑到话筒旁边喂喂了几声。

“爸你别喂了,把电话给蓝河吧。”叶修退了一步,摁了上楼的电梯,随后听筒里就传来叶父的抱怨声,说没什么不能讲的,他又不是敌特。

“噢,那我说了,蓝呐,我喜——”叶修后半句还没讲出来,叶父就啐了一声没皮没脸,被儿子将了一军的老将军哼了一声背着手走了,叶母和蓝河对视一眼,拍拍他的手,也走出了厨房。

“你当着你爸妈的面胡说什么?”蓝河接过手机就转成了听筒收音,他觉得今天一定出了大糗,让老人生气了。

“天地可鉴!”叶修哈哈笑了几声,眼看着电梯上的数字越爬越高,压低了声音,问他:“我爸是不是给你脸色看了?你还好吗?”

“没有呀,伯父人很好。”蓝河面不改色,又道:“别在背后编排长辈。”从伦理上来说,他已经很对不起叶修父母了,这份愧疚到现在爆发到顶点。

“待会陪你爸妈吃了饭,我就先回俱乐部吧……”

“你想去哪儿啊?敢走,信不信我明年让兴欣抢光你们蓝溪阁的BOSS?!”叶修龇牙咧嘴的凶他,蓝河听完却笑了出来,“滚,你敢抢我们的boss,我就上号把兴欣公会解散了。”

蓝河被他这样一闹,那些莫名奇妙的愁绪也烟消云散了,他估摸着叶修快到家了,挂了电话出去应付叶家二老。

结果正好看到叶家二老和叶修在门口大眼瞪小眼的场景,走近一看,发现楼梯间里还站着他本来应该在家里的爸妈。

“……爸……妈……?”蓝河有些发愣,他明明记得前一天还给母亲打电话,说已经定好了南京的机票,过完年就飞去旅游的。

“小叶说想给你一个惊喜,让我们别告诉你。”许母笑眯眯的解释,抬了抬叶修的手,他手里提着一桶超大号的爆米花,“小叶特意给你买的,我都不知道你喜欢吃这个。”

“哎呀,这个我也喜欢吃的!”叶家妈妈也来凑热闹,拉着许母进屋子,两个小老太一起坐在沙发上吃了起来,叶家爸爸和许父对视一眼,露出同样的无奈和理解。

“许叔叔,爸,先进去坐吧。”叶修拉了蓝河一把,让两位老人先进去了,叶父瞥了叶修一眼,顺手给他掖上了门。

叶修盯着蓝河低垂的脑袋,抠了抠他的手心,“不高兴啊?”

“……没有,你吓到我了……”蓝河有些委屈,又觉得很感动,蓝河家里是很传统的家庭,也不知道叶修做了多少工作,才说动了他父母。

“应该的。”叶修捏捏他的耳垂,把人转到他面前,“我替我爸妈跟你说抱歉,他们突然就来了,没有为难你吧?”

“说了伯父伯母人很好了……”蓝河抬起头就想反驳,说着自己却先笑了起来,说:“让你先见了公婆,感觉我亏了~”

“啧啧啧,在这时候跟我占便宜呀?”叶修笑得贼兮兮的,借着要讨回来的借口凑过来亲他,还没亲上就听到了门背后的咳嗽声,不用猜就知道是他爸。

“先进去吧,伯父伯母都等着呢!”蓝河推了叶修一把,自己开了门先进去了,叶修在后面哈哈大笑,慢悠悠地晃进家门。


叶修进来的时候四个老人已经互相介绍完毕,叶家妈妈正在跟许母讨论哪个花市更有趣,叶修十分自然地接过话说他定的餐厅就在越秀附近,要去花市就直接逛楼下的西湖花市好了。

两个老太太没意见,四个男人自然也就陪着一起下去了。

百年花市里姹紫嫣红,人流熙熙攘攘,叶家妈妈没来过,高兴地到处都想看,许母陪着介绍兼翻译,两位父亲跟着在后面付钱,很快手里就拿着好几支蝴蝶蓝。

叶修跟蓝河走在后面,虽然预想的六国大封相没有上演,也两人在家里也没免得人仰马翻,好不容易得了些空闲,借着热闹的人流,偷偷牵着手散步。

“小叶来一下!”许母突然叫了叶修的名字,蓝河本来也想过去,却被一个学生模样的小姑娘叫住了请他做个采访,等回过神后叶修已经说完话回来了,站在他面前背着手,脸上又是那种算计人的笑。

“选左手还是右手?”

“右边。”蓝河毫不犹豫的选了右边,叶修手里的东西很长,直接从肩膀上露了出来,右肩上是支彩色的大风车,左肩则是一种叫五世同堂的插枝。

“哟哟哟,原来你想跟我五世同堂呀~”叶修早就知道太长会露馅,故意在背后交叉了一下,风车其实是在左手里。

蓝河翻了个白眼,一点都不客气:“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

“哈哈哈哈哈哈!!!”叶修不怒反笑,把风车递到蓝河面前,风车的扇叶随着他的动作开始转起来,扇心上挂着的铃铛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新年好呀,蓝先生。”他眨了眨眼睛,轻轻地说。

“……新年好,叶先生。”蓝河抬手握住叶修的,笑了。



END.


*在广州逛花市带风车是祈求顺利平安的意思


蓝河:你还没说那个五世同堂哪来的呢?

叶修:你妈买了送我的 =__,=



其实我已经困得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就借两位先生祝大家新年快乐吧!

这是一篇从丁酉鸡年写到戊戌狗年的贺文(。


我去睡觉啦!



2018-02-16叶蓝
评论-8 热度-112

评论(8)

热度(112)

©终南道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