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礼物

重新排版,补了些小细节

深夜手机撸一发,可能大家不太喜欢这种调调吧,但是这种啰哩巴嗦的日常才是我写得最多的东西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礼物》


原作:《全职高手》
CP:主叶蓝,有少量喻黄、双花、肖孙、杜唐


*人物属于蝴蝶蓝,ooc属于我

 

荣耀全明星赛办了一轮又回到了H市,第一天集体亮相后得了空闲的职业选手们就撺掇着叶修这个东道主要设宴接风。
本以为撬不动这尊大神的嘴,没想到叶修却一口答应了,说就安排在第二天下午,有空闲的都可以过来玩。
于是第二天下午,除了要进行表演赛和早就有预定行程的选手之外,霸图、雷霆、轮回各来了一个人,蓝雨最多,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来了,还带着一身清爽的许博远。
楼冠宁是跟着张佳乐来蹭饭的,从没见过“蓝河”本人,看他跟着喻文州一起进来,以为他是蓝雨准备带的新人,开玩笑说要不要去他们那儿看看。
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的许博远依然是张欺骗性极大的娃娃脸,笑了笑,说:“谢谢楼先生的错爱,不过我不是新人,我是带新人的。”说着翻出了口袋里的工作牌。
喻文州也过来帮着解释,“蓝河带青训营的孩子来兴欣学习。”他用上了游戏里的帐号名,楼冠宁这才反应过来,他就是那个在职业选手圈里大名鼎鼎的蓝河——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收服那尊大神啊。
黄少天在里面等了好一会没见喻文州他们进来,趴在玄关那喊他,喻文州同他招了招手,又回头跟楼冠宁说,“先进去吧,叶修在等了。”

进到了屋子里,饭桌挪走了改放了张麻将桌,叶修自然是坐了主座,上家是黄少天,喻文州蓝河观战,下家是霸图的张佳乐,楼冠宁拿了包焦糖小麻花站在他身后,对家是雷霆的肖时钦,向来骄纵的孙翔竟然抄着手乖乖站着。
可一开始洗牌就犯了难。

黄少天打的广东麻将,肖时钦是武汉麻将,张佳乐打的云南麻将,叶修还好,他打的QQ麻将。
打法不统一就没了规则,最后还是喻文州想出了办法,他们什么都不打,大家先摸十二张,摸到对儿就出,看谁先打完了手里的牌,唯一的规则就是不准藏着掖着到时候一起发出来,防的就是叶修这样的黑心人。
听罢喻文州的玩法,黄少天先笑了,“哈,我们人多力量大,老叶你等着输到当裤子吧!”
“人多?未必吧。”叶修叼了根没点着的黄鹤楼,先是看了看安安静静站着的许博远,然后瞥了黄少天一眼,“忘了哥一挑三的辉煌?”
黄少天怎么会这样就被他噎着,吵吵嚷嚷的叫开局,说是定要叶修输光他的奖杯。
众人也来了兴趣,热热闹闹的开了场,许博远跟着看了一会,口袋里的手机就震了,他看了下是青训营的孩子,立马快步走出小饭厅接电话。
等许博远安慰完被前辈打哭的小牧师,里面已经是热火朝天,隔着磨砂玻璃门都能感受到那股活力。许博远想了想没进去打扰他们,从另一侧绕到了厨房。

保洁阿姨正在里头用手机看连续剧,看到许博远便热络地打了个招呼,“小许先生很久没回来了,最近很忙吧。”
“还好,这周休假,就在家里住着了。”许博远从门背后抽出围裙穿戴上,又回头问到:“对了,家里还有些什么吃的?煲糖水的有吗?”
“上周苏小姐送来了些鲜莲子,您看看?”阿姨拉开冰箱保鲜层,取出一小袋莲子。
“行啊,清热去火。”许博远笑了笑,熟练地翻出大瓷碗准备剥莲子,阿姨说要一起帮忙,他就让阿姨帮着泡银耳和干荷叶。
他也是G市人,家里做了三代凉茶生意,唯独出了他这么个“玩游戏的”,父亲虽然可惜却也无可奈何,许博远很愧疚,空闲时间把家里的方子都学了回来。
许博远把鲜莲子里的莲心都剥了出来扔掉,洗净莲子用大碗盛了水浸着,把阿姨泡好的银耳碎荷叶先入锅大火闷煮,滚开之后转小火放入莲子慢炖。

 

那边厢,叶修众人已经打了一轮,人也换了,输赢各有,孙翔忍不住下了场,肖时钦也没起来,就这么坐在手把上,几乎是整个人圈着孙翔。
也不知道是谁先说起了最近圈里的趣事,讲轮回的杜明今年跟唐柔求婚时送了只鸽子蛋钻戒,结果人家姑娘嫌重,影响手感,答应了结婚却把戒指退了回去。
“哎,你们轮回的都这么豪气吗?戒指小唐不要,我替她收了啊!”叶修先笑了出来,摆出娘家人的气势,从面前的牌里丢出一对红中。
“屁,明明是你们兴欣的人事多!”孙翔翻了个白眼,跟着丢出一对发财。
“哎,说起来大孙好像没给我送过东西啊?”张佳乐挠了挠脑后的小辫子,打出一对二筒。
“嘿乐哥儿,您这什么话呀!”楼冠宁先替自家队员打抱不平起来。年岁大了以后,张佳乐就不准别人老叫他乐乐,说听起来跟叫小姑娘似的,有失身份,楼冠宁被他虐过几次之后就折衷换了个说法。
“您手上这些个叮叮当当的,都路边儿摊拾来的?”他指了指张佳乐手腕上的南红串子和白金手链。
张佳乐哼了一声,道:“那他孙哲平还不是我从游戏里捡来的?你哪儿凉快哪儿带着去!”
他在北方呆久了,一口软糯的云南话夹杂了些北方的强调,很是可爱。楼冠宁配合他应了句喳,反倒是张佳乐自己不好意思了,扯着楼冠宁衣角说我这儿有空调最凉。
众人哈哈笑了起来,以为这话题准备要翻到如何正确炫富时,孙翔却开了口。
“我真是不懂,有人看比赛就看比赛,还千里迢迢带两瓶矿泉水来,我们轮回有这么穷吗?”
那个“有人”是谁大家心知肚明,孙翔一直骄横惯了,突然来这么一出,竟然还有些委屈了。
“哟,这意头好。”喻文州笑了笑,打出对幺鸡。
“那不是。”叶修接腔,“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剩下的话不必多说了,凡事上了学的都该听过,后两句是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孙翔似乎是刚想通这一点,结合刚才的话倒有了些恃宠而骄的味道。
“咳,一对东风。”还是肖时钦开了口,他侧着身子从孙翔的手臂上伸出只手,捏着他的手指打出了一对牌。
孙翔更不好意思了,难得的红了脸。
阿姨这时正好端了糖水上来,叶修顺势推倒了自己的牌,招呼他们去吃东西,大家顺杆而下,围在了饭桌旁分食刚做好的银耳莲子。


“唔,好吃好吃,叶修你家阿姨还会做广东糖水啊,这么厉害!我出三倍,跟我去Q市吧!”张佳乐嗜甜,三天两头跑南方来吃吃喝喝。
黄少天不知怎么呛了一下,心想这哪是什么阿姨,分明是许博远的手艺。哪知张佳乐噫了一声一脸嫌弃,抱着剩下小半锅糖水往旁边移,大概是怕被他糟蹋。
“我家的厨师金贵着呢~”叶修说着看了一眼趁着他们换位置走回喻文州身边的许博远,接着说:“你回头找黄少给你介绍,孙总财大气粗,什么请不到?”

张佳乐大概是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忘了刚才嫌弃人家的样子,跑过去找黄少天介绍家政阿姨。黄少天青训营之后就一直住在战队,哪认识什么阿姨,一脸懵逼。张佳乐以为他是还生气,搂着他,又心痛又慷慨地多勺了半碗。不小心咬到了颗没剥干净的莲心的黄少天苦得脸都皱了起来,哪敢再吃,连连摆手,最后还是喻文州出马保证回去了立刻给他介绍,才免了自家副队长折损在别家队员手里。
众人笑过闹过之后就差不多到晚饭时间,选手们要回赞助商酒店参加活动酒会,也就一起走了。许博远送了喻文州黄少天过去,自己开车折回了上林苑,蓝雨的青训营暂时驻扎在那边。临走前他给叶修发了条短信,让他聚会完了给自己打电话,好送他回家。

许博远安顿完尚在和传奇战队交锋过后异常兴奋的小朋友们,准备去酒店楼下等着,叶修的短信就来了。
他从H市的这头赶到那头时,叶修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一开车门就先丢了两本后东西进来。
许博远打开了车顶灯一看,是两本很大很厚的集邮册。打开上面那本,里面全是各种各样的车票和门票。不过都是一张盖了戳,一张是全新的。
“这些年你不在的时候,我去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东西。每次都会买两张票,好像这样你就跟我一起走过这些地方,看过这些风景。”
叶修的眼睛在车顶灯的照射下闪闪发亮,许博远侧过脸看他,一开口,声音是他自己从未意识过的沙哑。
“那…这个呢…?”
他打开另一个册子,里面是一对对全新的车票和入场券。
“这份礼物你还喜欢吗?”
“这些目的地都是新的,我希望你有机会能和我一起去看。”
“……好。”

 

END.

 

*卜算子 
李之仪(宋)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肖时钦所在的w市(武汉)的农夫x泉取水口是十堰的丹江口水库,孙翔的s市(上海)是长江出海口,从位置来说,也算长江头和长江尾吧。

 

评论-2 热度-110

评论(2)

热度(110)

©终南道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