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叶蓝】冬将至

一个从重阳拖到冬至过去都没有写的脑洞x

做做饭,唱唱歌的故事

 

叶修X蓝河

 

纪录片摄影师X大学讲师

 

“小蓝!”

“小蓝蓝!”

“许博远你再装听不到我就叫你的小名了!”

楼下传来谷歌娘单调又好笑的声音,许博远翻了个白眼停下正在前进的游戏,从窗台探出个头,然后就看见叶修叼着烟,朝他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许博远蹬蹬蹬跑下楼给叶修开门,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槽多无口,决定先从他回来也不通知人去接机说起。

“这不是今天有活动嘛,我可是体贴你!”叶修言之凿凿,掐灭了烟拖着行李箱就说要回家。

叶修与许博远现在住的地方是G城近郊,出入方便环境清幽,只花了极少的钱就租下一栋三层小洋楼还附带花园。虽然现在已经被许博远改造成了家庭菜园,总的来说还是依山傍水、鸟语花香的。

许博远和叶修一起把行李拎上了二楼的房间,不等叶修再说话就把人推进了浴室让他收拾赶紧再出来见人。

叶修去洗了澡洗了头,又把积蓄的胡子剃干净了,换上许博远准备好的干净衣服,踩着拖鞋踢踢踏踏的出来,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替许博远接着做被打断的任务。

“蓝啊,袋子里的是笋子,你看能不能吃?”叶修扬声叫到,他和许博远是网游奔现,以前叫惯了ID,直到现在也没改过来。

 许博远刚收拾好叶修行李箱里的东西,听了他的话就去翻那个淳朴的红色塑料袋,一打开里面是还包裹着笋衣的罗汉笋。

“乡民给的,说是不值钱的特产。”叶修倚在门框看他,两人的床上一堆堆的分好了他带回来的脏衣服,有些凌乱却觉得别样的温馨。

“叶大少差点就暴殄天物了。”许博远拿出一支笋晃了晃,“罗汉笋呢,你又答应了人家什么?”

“哎,谁让叶神我人美心善,就是说替他们开了个淘宝店罢了。”叶修前段时间去蜀地拍了点素材,借宿在当地人家家中,这些罗汉笋就是他们送的。

“那些乡民的东西都很不错,卖不出去只能烂在山里多可惜,就算喂熊猫也喂不了这么多吧?”所以叶修就想帮他们搞点网络渠道,总好过只能等着供应商来收笋吧。

“许老师,你们学校就有电商的课对吧?”叶修蹲在他旁边,用手肘撞了撞他,“我都摸清啦,那里有几个快毕业的大学生。稍微辅导一下就能上手。而且快递、高速也能到,怎么样?”

许博远撇了他一眼,去书房拿来几本书和一个U盘:“你没跟叶秋一起做生意真是可惜了。”

“笋想怎么吃,煮面还是炒?”他把东西塞给叶修,然后拎起那袋脆生生的笋。

叶修哈哈大笑,揽着许博远哄他是救苦救难观世音,普爱天下又圣光照耀他叶某人。还作势要亲他一口沾沾仙气,结果被许博远一个沾衣十八跌给推了出去。

 

许博远躲进楼下的厨房处理罗汉笋,门外隐隐传来叶修打电话叫快递的声音,水声、谈话声、剥笋壳的声音交杂在一起,给人一种忙碌又烟火气十足的热闹。

叶修处理完快递的事,凑过来撩许博远说话,许博远被他吵得烦了,指挥着那个拿摄像机按键盘的手去外面收稻草回来烧草木灰,说是要除涩。

其实家里的小苏打也可以去掉鲜笋里的苦涩味,但总不能白白让叶修浪费了他吃零食打游戏的快乐周末。

许博远可小气了,总要不着家的叶修为他的担心受怕、他的牵肠挂肚而负点责任。

“咳咳咳……烧多少才行啊……咳咳咳……”叶修的声音从院子传来,还夹杂着他的咳嗽声。

“你先烧,多了就拿去做肥料!”许博远应了一句,接着处理那些带着毛刺的罗汉笋。

去除了表面的笋衣之后,罗汉笋脆生生的笋芯就露了出来。比起平常吃的大头笋或竹笋,罗汉笋要细得多,口感也更接近植物一些。不过与生俱来的苦涩感,倒是需要好好处理。

他最后还是没忍心太折腾叶修,处理完笋子就拿了出去,教叶修怎么制作草木灰水,怎么处理鲜笋,然后折回厨房继续他的晚餐大业。

许博远打算拿罗汉笋配个腊肉,再添个清炒莴苣,主食是一锅什锦笋干面,里面可以加上各种叶修爱吃的小菜。

叶修按照许博远的说法反复浸泡清洗了好几次罗汉笋,又仔细拿清水冲赶紧了才拿到厨房给他。接着就被安排了挑腊肉、切腊肉的货。家里的腊肉是夏天时张佳乐寄来的,还有一大条宣威火腿,不过两人觉得咸,通常都是拿来做配菜用。

罗汉笋反复热水汆烫再去味,三分油七分肉的腊肉过水备用,许博远热锅热油快速翻炒,夹杂着腊肉特殊咸香的味道顿时充盈整个厨房。刚盛出来,叶修就忍不住上手尝了一块,罗汉笋浸满油香,略微的苦涩和鲜味相互中和,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口感,让人欲罢不能。

“桌子上有糯米饭,先垫垫肚子吧。”许博远又好气又好笑的作势用筷子敲他,叶修赶紧捧着他的罗汉笋出去了。听着他啪啪啪的脚步声,许博远原本还有些空落落的心似乎也被填满了。

做饭的快乐,不就是能看到品尝者快乐的样子吗?

许博远接着在厨房里忙着准备什锦面的材料,青红萝卜丝、榨菜丝、鸡蛋丝、肉丝……各种颜色是一应俱全。鸡蛋丝最考验技术,薄薄的鸡蛋皮又要保证颜色鲜亮又要口感棉实,蛋白夹着蛋黄,又各自分散。两人几乎成了母鸡鬼见愁,许博远才掌握了这项技能。

叶修喜欢吃宽面条,还要有韧劲的那种,家里的面几乎都是许博远现做的。发好的面团用簸箕压,一片片面条就落进了大骨汤里,三起三伏后先过凉水再捞入垫着虾米紫菜的大海碗中。什锦细丝在面团上摆成花团锦簇的样子,笋干汆烫后放凉撕条盘踞两侧,大骨汤浸泡到什锦的表面上,等要吃的时候再浇上京酱肉沫。

莴苣是早上邻居阿姨送的,用小刨子刨出细丝,只需要几勺鸡油快炒,出锅之后就是柳叶一般的青翠。

叶修进来替他把面碗都端了出去,许博远跟着他才知道叶修把饭桌摆到了二楼的小阳台上。不远处是波光粼粼的无名小河,有夕阳半落,有乡间炊烟。

两人分坐两侧,一个喜欢菜拌面,一个喜欢多汤少面,偶尔给对方夹两筷子莴苣或者笋子,分享着各自与对方分别时所度过的日升月降。

叶修说,他在桂林吃过一道重阳笋炒腊肉,笋子是重阳节采摘下来的,真正的时令菜。

许博远说,最近调研室又接了一个新项目,给某某乡某某村的某某水果加工厂做商业规划,人家送来了一大堆的黄桃罐头,吃得主任脸都发黄。

叶修说,在蜀地的时候,晚上能看见横亘夜空的银河,他本来想拍下来做素材,结果内存卡满了,只能藏在自己的记忆里。

许博远说,这段时间休息的时候就忙着肝游戏活动,还得帮着叶修、帮其他同事一起肝,他堂堂大学老师居然沦落到变成代练工作室。

他们吃完了就一起坐在宽大的躺椅上,分享着同一块毯子,叶修把许博远圈在怀里,下巴抵着他的脑袋,讲一些自己在拍摄过程中遇到的人和事。虽然已是初冬,但脚边放着炭炉也并不觉得冷。炭炉底下埋着几个拳头大的红薯和土豆,是许博远开始折腾菜圃之后的第一批收成,献宝似地在叶修回家之后才拿出来。

“……蓝呐,明年我们去南极玩玩吧……”叶修蹭了蹭许博远的额头,见对方没反应,才发现许博远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叶修笑了笑,搂紧了许博远,环着他的手臂轻声的哼着一首西南民歌。

他在蜀地的时候,就时长能听见山那边的姑娘在月色如水的夜里,一遍遍的吟唱。

“月亮出来亮汪汪,亮汪汪。想起我的阿哥在深山……”*

 

 

END.

 

*叶修唱的是《小河淌水》

 叶修如此Dang性大概和我写的时候背景音是新闻联播密不可分……

2018-12-23叶蓝
评论-2 热度-43

评论(2)

热度(43)

©终南道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