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复健01

短小不精悍的复健,提前给祖国母亲庆生x

里面涉及文物修复专业的内容纯属瞎编,庙是真的庙,人不是真的人。

 

/团圆

 

壁画修复师叶修x拍卖师蓝河

 

蓝河拖着两个最大号的行李箱,背着半人高的登山包站在山脚下时,真的感觉自己是来下凡渡劫的。县文化局的人开着小五菱轰隆隆的走了,说是要赶去下一个点回收普查报告,回来再顺便把他带回市上。

他看了一眼手表,还是工作时间,便认命地给叶修发了条外卖已到请查收的短信,拖着行李箱沿着山道向峭壁上的那座小庙爬去。

时间倒回半个月前,蓝河紧赶慢赶结束了某个破产富商的私人拍卖会工作,终于凑出了国庆三天假,决定进山探望叶修,顺便一起过个迟到的中秋节。

他和叶修认识快五年,在一起三年,除了研二的时候两个人堵在高速路上一起过了个除夕,其他时间不是他不在国内,就是叶修又去出差了。

蓝河自觉爬了有一个小时,停下来看了看前面的路,飞扬的屋檐似乎只变大了这么一点点,冲锋衣口袋里的手机纹丝不动。

叶修和他一样,工作的时候根本想不起来手机放在哪里,原来一开始还学小年轻天天发短信,后来连接上的频率堪比鸿雁传书,两个人也就放弃了。有什么问题,留言回复,成了心照不宣的约定。

蓝河从纽约飞回来的时候给叶修发短信问他想要带点什么,下飞机的时候收到了短信,说想吃火锅。

叶修的原话是:天天在庙里吃斋,烟都抽不到,嘴巴都要淡出鸟了。

他现在呆的地方是个国内已知年代第二久远的全木质结构古寺,平常连香火都要小心翼翼,更别说抽烟了。

蓝河收到短信之后就在机场买了两个最大号的行李箱,又去超市扫/荡一番,什么午餐肉火腿场真空蔬菜塞了两大箱,大包小包还带着好几个便携火锅的他还差点错过县文化局的工作人员。

他又爬了好一段路,远远地看见有个带着草帽的人影站在山路的拐角,金色的头发有点眼熟,好像是叶修新收的一个研究生。

“小蓝老师!!!”那学生似乎也看见了他,兴冲冲地跑下来接“外卖”,一边抢过他的行李箱,一边自我介绍说自己叫包荣兴,叫他包子就行。

有了搭伴的人感觉走起路来都轻松了许多,包子一路上像倒豆子一样嘚吧嘚吧的说着他们的修复工作,对叶修是大夸特夸,又把蓝河比喻成救苦救难的佛菩萨,说他带着琼浆玉液解救苍生。

蓝河哈哈大笑,说佛祖要是知道自己带着酒肉上来的,怕是今晚要给他一个五雷轰顶。

修复组的人并不住在庙里,但为了方便修复和随时监管文物的情况,他们在距离佛寺不远的一处废弃玉米地里搭了几间集装箱式临时房屋。好在现在天气转凉,不然就是天天睡在桑拿房里。

包子把蓝河送到叶修房间,就说得回庙里去帮忙,蓝河连忙从登山包里翻出来几袋广式小月饼让他拿去给大家分一下,顶顶肚子。蓝河之前就想到庙里不能进荤腥,特意让师傅用植物油做的,连著名的金丝五仁馅都换成了青红丝的。

“哎,好!小蓝老师你真是天使!”包子动静极大,差点泪洒当场。

蓝河又让他通知轮值做饭的同事不用提前回来了,他会全部都弄好,到时候回来就能吃上饭了。

提着纸袋的包子一口塞了一个月饼,欢天喜地的走了。蓝河把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就打开了行李箱,准备去处理食材。

他来之前就跟工作人员打听过了,修复组午饭是跟着佛寺管理处的人一起吃的,晚饭就回驻地轮流做饭。

蓝河买的便携锅是可拆带电源的,想着到时候给他们每间宿舍留一个,万一晚上饿了还能煮煮方便面什么的。

他把锅子洗干净之后又去处理蔬菜,驻地的食物原材料有人定时送上来,屋后面还种了一些耐生好养的蔬菜,他都挑了一些洗干净分好,什么白菜生菜娃娃菜,脆生生的一片。

然后是重头戏的肉类,因为担心不好储存,蓝河买的都是成品肉,虽然营养一般但胜在味道还不错,能给那些馋了一个多月的人好好过了瘾。

等蓝河把食材都处理好,拖出椅子电源线,在驻地外的小空地上搭了几张桌子,山路的另一头就隐隐有脚步声传过来。

蓝河站直身朝那边看去,一群年轻人正朝他走过来,他们穿着同样深沉简朴的工作服,衣服上手上或多或少都沾着岩彩和保护材料的颜色。他们没有另外一些年轻人的光鲜亮丽和潮流时尚,但他们手里握着连接历史与未来的钥匙。

看着年轻人们的笑脸,蓝河的眼眶忽然有些发热,等他看见人群的最后,背对着夕阳,正慢悠悠朝他走过来的男人时,蓄在眼睛和心头的泪水就直直掉了下来。蓝河迅速转过身,用手背胡乱擦了一下,又转回来,笑嘻嘻的和那些年轻人们打招呼。

“收拾一下,来吃饭吧。”他扬扬手,然后听见热烈的欢呼,就连平常稳重的老师傅们也跟着拍手叫好,积极地去洗手换衣服准备吃饭。

“哎,来了。”叶修走到蓝河面前,不着痕迹的搂住他的肩膀,侧过头在蓝河耳边说话,“辛苦了。”叶修说话的时候凑得很近,嘴唇开合时总能擦过他的耳廓,蓝河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胡乱地推了叶修一把,假装要去帮大伙拿食材,撒着腿溜了。

蓝河早就在锅里码放好了食材,红白三鲜番茄鸳鸯各种汤底应有尽有,稍微再加热就能够开动了。大伙儿围坐在一起,在包子的提议下举杯欢迎蓝河的到来。蓝河坐在叶修身边,端着杯子站起来,说了声谢谢,然后把满满一杯老白干一饮而尽。

许久没有好好吃饭的修复组们大快朵颐,把蓝河带来的食材一扫而空还觉得不够饱,还是叶修从厨房的柜子里翻出小半箱泡面,每桌发了几包丢进去,假装又吃了个部队锅。

吃到后面大家都放开了,蹲在小凳子上轮流花式喝火锅汤,比谁更稳。他们这些在田野里修复壁画的人,每天都呆在脚手架上,专业技术或许有高有低,但这耐力却是都不差。笑着闹着折腾了一晚上,眼看快十点了,才被老组长冯教授挨个撵回了宿舍。

叶修陪着蓝河收拾残局,叼着根没点燃的烟插着腰一个个点评最近的工作情况,包子被骂得最多,说他手不稳色感差明年再也不要带他了。

蓝河抽走他嘴里的烟,又摸了个小月饼塞进他嘴里,无奈又好笑地说:“炫什么,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对这个学生有多满意?”

叶修这个人就是这样,他越喜欢的人就越要敲打他,当年蓝河可没少被嫌弃。等后来蓝河追上叶修的脚步之后,叶修就站在开满鲜花的终点等着他,捧着宝箱跟他说恭喜你。

蓝河收拾完东西都快十点了,只剩一半的月亮高高挂在佛寺的飞檐上,银色的冷光勾勒出千百年未曾改变的轮廓。叶修抱着手坐在残损的青石条上,微微弓起的后背伏着一道有些突兀的椎线。

“可惜二十的月亮不算圆了。”蓝河走到他身边,温热的手贴上叶修的肩膀。

“月亮就是月亮,只要它还在,不管是初一还是十五,他都是圆的。”叶修反手握住蓝河,也不看他,嘴里说着叶氏独有的理论。

“对,只要存在,不论什么时候,都是圆的。”蓝河笑了笑,抬起头看着山区里格外明亮的弯月。

这月亮照亮过唐代的工匠,照亮过北魏的僧人,现在照亮着二十一世纪的他们。

“谢谢你。”叶修拉着蓝河坐在自己身边,把贴着的手转成十指相交。

“谢我什么?”蓝河转过来,眨了眨眼睛。

“谢啊……谢你带来了最新的资料,谢你给我们做了美味的晚餐……”叶修凑近他,把额头抵在蓝河的脑袋上。

“谢你给你我这份团圆。”叶修低声说,嘴角还带着微微的笑。

“我也谢谢你。”蓝河握紧了叶修的手。

替自己找到归宿的心,替终于得到修缮的佛寺壁画,替能够延续下去的历史,谢谢你。

 

 

END.

 

*故事里原型的佛寺是五台山的佛光寺,梁思成夫妇发现的真·国宝。

我是坚定的广式五仁党

祝大家国庆愉快

2018-09-30叶蓝
评论-4 热度-47

评论(4)

热度(47)

©终南道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