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正】豢养·下

鸡血期过了,随缘更新。


《豢养》


11.


尹正只在他的别墅里住里一个上午就回了自己家,理由是追人要有追人的态度。朱亚文笑着将他壁咚在玄关处,半笑半威胁的要尹正再说一次要追求他,自己立马答应。尹正吃吃笑着说我就不,飞扬着少年气的眉眼勾得朱亚文低头亲他,直到Uber司机打了好几通电话进来,才把红着脸的人送了出去。

“晚上我给你打电话?”分开的时候,尹正偷偷拽了一下朱亚文的衬衫衣摆。

“……那就看你的表现了。”之前还说要速战速决的男人忽然换了个态度,朝尹正挑了挑眉,“我很忙的。”

尹正盯了他一会儿,露出个无可奈何的笑容,用夸张的语气说着台词:“爱情,真是个麻烦事!”,说完重重叹了口气,转身上了车。

朱亚文站在院子里看着计程车走远,脑子里忽然就跳出了尹正经常说的一句话,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12.


那日之后尹正是真的开始扮演起追求者的角色。每天都会跟朱亚文说早安和晚安,去外地录节目的时候会给他介绍各种当地特产,给朱亚文带些礼物回来,虽然价格不高但都十分特别,一起送过来的还有玻璃瓶子装着的小石头。

在收到尹正的第六份外国石头纪念品之后,朱亚文终于忍不住问他是不是去豆瓣看了什么诸如怎么样追求一个人的一百种方式的帖子。

尹正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复过来,发的是条消息,说没有,这都是自己想的。

朱亚文自小样貌出众,进了圈子之后也是顺风顺水,这样被追求还是头一次。感觉虽然不差,但不知道为什么听了尹正的话之后心头烧着一种莫名的不忿。

“噢,原来是经验之谈?”

“我小时候看过一个故事,有个人环游世界的时候每到一个地方就收集一块那里的石头,留下遗嘱等他死了就用这些石头为他砌一座墓碑。”尹正的声音被风吹得忽近忽远,嘈杂的电流声中只听得他十分认真的语气。

“故事是假的,想跟你环游世界的真的。”语音的最后,他似乎是低低的笑了,只是收音效果实在太差,朱亚文并没有听清楚。

后面他再发消息尹正就没有回了,朱亚文这才想起他正在欧洲录节目,刚才大概是在拍摄间隙和他聊了几句。

朱亚文翻出尹正送他的那些玻璃瓶子,随手拿了一个对着灯光晃了晃,坚硬的石头撞着玻璃,发出细碎的声音。看着玻璃折射出来的炫光,他忽然想起了一句话: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13.


朱亚文是在飞机上看完了尹正在欧洲录的节目粗剪,一群人在街头奔跑做任务,尹正永远是跑得最快,拿得最多的那个人,即使冻得脸色苍白,还是十分绅士地脱了外套给女嘉宾取暖,面对困境的时候将资源让给同组的选手,连大合照的时候都站在最旁边,眯着眼咧开嘴笑。

一下了飞机朱亚文就给助理打电话, 让他整理出最近一批比较火的室内综艺。交代一番之后又给尹正打了个电话,那边立刻响起了他有些瓮声瓮气的声音。

“不是说明天回来?怎么用的国内电话接的?”朱亚文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语气带着苛责和不满,“在哪?”

“家里……”尹正知道自己穿帮了,讪讪地笑了几声,:“不是怕传染给你么?”

“……我没那么弱。”朱亚文没有想到事实竟然是这样的,语气也软了下来,“我回北京了,想吃什么,我带过去给你。”

“全聚德……”尹正没说完自己就笑出来了,然后就是一连串的咳嗽声,“其实我没什么事了,你刚下飞机,回家休息吧?”

“少操心我的事。”朱亚文示意司机开向尹正的公寓,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敢骗我,自己想想怎么办吧。”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尹正裹着被子坐在床上想了一会儿,还没想好怎么解决,就被感冒药的威力席卷,慢慢的滑回了枕头上,陷入黑甜梦境中

等他再醒过来已经天黑了,房间里开着一盏小夜灯,黎耀辉同款的瀑布灯。尹正歪着头盯了一会儿,吸吸鼻子,裹着被子从床上爬起来。

他走到客厅打开灯,沙发上搭着一件不属于他的银灰色呢子外套,底下还压着个公文包。

厨房亮着灯,里面隐隐约约传来高压锅的声音,厨房门开着一个小缝,从缝隙里可以看到高大的男人一只手夹着烟,另一只手搅动着汤锅,温暖的水蒸气里弥漫着谷物的甜香。

尹正看着正在里面忙碌的男人,眼睛忽然觉得有些酸涩起来。

“咳咳咳……”他还没来得及掩饰,就先打扰了里面认真做饭的人。

朱亚文放下汤勺,朝他走过来,一手搂着尹正的腰把人拉进怀里,把自己的额头抵上了尹正的,“没这么烫了。”

“……唔……你别靠这么近,会传染的。”尹正反应过来,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口鼻,一只手推着朱亚文的肩膀。他本身的力气就不敌朱亚文,生病后又躺一天,更是四肢酸软。

朱亚文压根没搭理他那些忧虑,在他捂着嘴的手背上亲了一下,拦腰把人连带着薄毯子一起抱着外走了几步,塞进客厅的沙发里,递来一个暖水袋,“抱着,粥待会就好了。”


那天的晚饭是两人一边看着综艺节目一边吃的,尹正数次要求转台被驳回,最后只能看着电视里自己出糗的傻样吃下了朱亚文给他做的鸡丝粥。

“这么冷,干嘛还把外套给她?”朱亚文掐了一把尹正的脸,“感冒了吧这下?”

“人家是女孩子嘛,在国外录节目不容易,生病了粉丝要心疼的。”尹正认真的解释着,朱亚文听完不满的啧了一声,“那你生病呢,粉丝就不心疼了?”

“哎呀,我不说,她们不知道的。”他的粉丝叫阿九,是一群很活泼的小姑娘。

“我知道了啊。”朱亚文脸上的表情还是很不好,可尹正听完他的话是又好气又好笑,说你又不是我的粉丝。

“谁说不是了?”他摸出手机调出微博的关注界面,前几个就是尹正的名字,“我关注你很久了。”

“你怎么不跟我说?”尹正这段时间忙着录节目都没来得及看手机,翻到朱亚文的账号正准备点关注的时候又停下了,有些忐忑的看着朱亚文,“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朱亚文挑了挑眉,他就等着尹正点了关注去把带过来的牛油果切了。

“你,影帝。”尹正指了指朱亚文,又指了指自己,“我,小透明。”

“嘁——”他撇了撇嘴笑出声,满不在乎的说怕什么,然后握着尹正的手点了个关注,就去切水果了。

朱亚文可以不在意,但尹正现在的状态却十分尴尬,想了一会,他把朱亚文设成了悄悄关注。

“要是我现在成绩好一点当然不怕,但是……我不想给你招来非议。”尹正微微低着头跟他解释,朱亚文看着他头顶上的小小发旋,叹了口气,把手机丢给他,“那你自己拿去取关吧。”

尹正跟他保证了不乱看乱翻之后,打开微博取消了自己的关注之后,又把手机给他塞了回去,欢天喜地的捧着水果回客厅去了。

朱亚文看着放松下来的尹正,只觉得他实在认真地有些执拗。换作其他人早就要他各种动作了,可这个人到现在只跟他提了刚才那个去取消关注的要求。

那个旖旎夜晚里尹正哭着说他不是的画面突然就出现在了朱亚文的脑海里,或许这个人,真的和他以前遇到的都不一样。


14.


朱亚文给尹正安排了几个风评不错又有观众基础的室内综艺,尹正病好之后马不停蹄地拉着行李箱就去工作了,说这次一定好好表现。结果回来看成片,他还是主动站在最旁边,为了同组人员跑上跑下。尹正的解释又有理有据让朱亚文无法辩驳,他说那些都是前辈,站在中间不好。

后来朱亚文也就不给他安排只消费人气的综艺了,挑了几个不错的剧本让他选,尹正挑了个民国谍战剧里的反派,冷漠恶毒害人无数,最后被主角捅死在街头,但是很符合现在小姑娘们喜欢的病娇形象。

“这个比较有挑战性,我想试试。”尹正看了几遍剧本,见了导演之后还舍不得放下来,一有空就跟导演和编剧讨论剧情。

朱亚文没有给他任何建议或者意见,转头就特意请朋友介绍了个表演系的老师,陪着尹正去听课了,下课回了家还替他磨戏找状态。


15.


“……我觉得还是太标签化了。”尹正仰面躺倒在阁楼的木地板上,有些泄气地用力砸了下地板。他刚才对着镜子试了一段苏三省审问犯人的剧情,总觉找不着感觉。

朱亚文收了剧本走过去把他从地板上拉起来,“休息一下,陪我下去浇花。”

“嗯。”尹正抓着他的手腕站起来,跟着他下了楼。

花园里种了一片栀子花,是朱亚文最近的心头好,尹正问他是什么时候种的,他只含糊地说是最近。

尹正站在花圃边用水管浇水,口里还念念有词的记着剧本,刚好默到苏三省雨夜投诚的一幕,一阵水花劈头盖脸的就浇了下来,淋得他衣服湿了大半。

朱亚文手里水管换了个方向,水流因为他手上的动作而忽大忽小起来,“演戏就像浇水,有张有弛,才能浇得均匀。”

尹正愣了一下,才明白朱亚文这是在帮他答疑解惑,那句有张有弛让他突然清醒了过来,他还是太拘泥于塑造角色本身,进了误区。

“谢谢影帝的指导。”他站直抱拳,行了个礼。朱亚文含着笑看他,配合着说客气客气。

“但是你浇我一身,这笔帐得算!”说完就拿着水管往朱亚文身上浇,对方很快就反应过来开始反击,一时水花四溅,好好的花圃被他们弄得到处都是水,这场水仗最后以两人衣服全部湿透,被花农赶回屋子而告终。


16.


尹正的新剧从出定妆起就备受期待,流出片花之后惊艳四众,呼声甚至隐隐超过了伟光正的男主角。朱亚文提前看了全片,看完之后就定了餐厅说要庆祝。

那年的颁奖典礼,尹正斩获最佳新人男演员,上台致谢时,胸口别着一朵半开的栀子花。

“……谢谢。”他说了无数遍谢谢,最后一遍眼神落在了观众席中,找到那张他熟悉的脸。

“你应得的。”朱亚文无声地说着,抬起手轻轻吻了一下无名指上银色指环。


花朵最终佩戴在了爱人的胸前,狮子也找到了停泊的港湾。



END.


这个开头想的很酷炫结果从中间开始全程跑偏的鸡血产物终于写完了!

逻辑死没内涵,多谢各位错爱!










2018-03-18文正
评论-9 热度-52

评论(9)

热度(52)

©终南道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