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蔡】爱如饴糖

今天触发了蔡师兄的点香回访奇遇

看第二遍了还是觉得很好笑哈哈哈


《爱如饴糖》


邱居新x蔡居诚



即使是恶名昭著的武当叛徒,蔡居诚依然是点香阁高居不下的“头牌”。虽然碍于高昂的费用能入他楼阁的之人寥寥可数,但拦不住爱慕他俊美容颜的江湖女儿送来各色礼物,尤其每逢佳节,更是堆满了屋子。

邱居新推门进来时,并不见蔡居诚,走多了几步,才看见他正在内室里拆礼盒。

他大概是刚沐浴完,一身武当道袍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长发用一根桃木簪胡乱地束在头顶,水珠沿着他修长的脖颈滑到领子里,泅出一团团暗色的花。除去了繁复的衣衫,才发现蔡居诚很瘦,弓起的后背能看见一条明显的锋线。

邱居新忽然想起几日前坠落在他屋后的一只白鹤,纤长的鹤足被绳索紧紧缠绕,它的翅膀被折断了,萧居棠想去救它,可它一看到生人靠近就剧烈挣扎,最后活生生的耗死了自己。

眼前浮现沾染着血痕的灰羽,邱居新没由来的心头一窒,快步走进内室,他突然很想听见蔡居诚的声音。

“滚出去!”蔡居诚如他所愿的开口了,手中一支金簪抵在邱居新的胸口前,瞪着这突然闯进来的便宜师弟。

邱居新的手还维持着微微张开的动作,听到蔡居诚一声怒斥,不着痕迹的收到后背,“我给了钱的。”

蔡居诚翻了个白眼,把金簪胡乱扔进了锦盒里,从桌子翻身下地,倒了杯酒放在桌上。

来个青楼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真应该让武当那些笨蛋都看一下他们的邱师兄平常都是怎么样的!

“欢迎光临,侠士今日是想听曲呢,还是想看舞剑呢。”蔡居诚平板的念着梁妈妈设定好的台词,说完之后也不管邱居新的反应,像完成任务一样转身去寻手巾来擦头发。

“我听梁妈妈说,你最近被客人投诉——”邱居新话还没说完,一块毛巾就直直朝他砸了过来,他抬手一拦,抓在手里,是一种柔软的不同于中元产物的质地。

“想看笑话的就滚去对面,别来这里找我晦气!”几步之遥的蔡居诚冷着脸瞪他,“要不是你,我会这样吗?!”

蔡居诚越想越气,只觉得邱居新今日比往常看着还要讨厌,也不管梁妈妈是不是要扣他的银钱,走过来就要把邱居新推出去。

“师兄……”邱居新抓着他的手腕,用了巧劲把人一带。他的声音很轻,七分无奈三分温柔,听得蔡居诚有些发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邱居新摁着坐回了厅中的花桌上,“我不投诉你,你坐。”

温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蔡居诚的耳朵上,他想躲,却又觉得躲着太丢脸,咬紧了牙梗着脖子,“你要干嘛?”

“……不干。”邱居新似乎是笑了,从牙齿间流出两个字。

“什么?”蔡居诚觉得自己听错了,想回头问清楚却又被邱居新按着脖子,他的手指有些从外面带进来的冰凉,贴在皮肉让,引起一阵阵震颤。

“我给你擦头发。”邱居新并没有回答他,取下蔡居诚头上的桃木簪,用软布巾包住他一头黑发,小心的擦拭着。

屋子里忽然陷入了一种默契的静谧,只有两人的呼吸声,直到油灯里的烛花烧出哔啵一声,那种粘稠的安静才被打破。

“今日是十六,武当山下的饴糖店都关张了,我找了很久才找到他们。”

“是你笨,张老头有个儿子在食堂做事,想吃找他就行了。”

“嗯。”

“他要是不肯给你做,你就买一壶酒给他——”蔡居诚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他干嘛要跟这个人讲这些东西。

“嗯?”邱居新话听了一半等了好一会没见下一半,歪着头去看蔡居诚,蔡居诚似乎是感受到了他视线,粗声粗气的啧了一声,骂道:“一天就会嗯嗯嗯,你又不是不会说话!”

“噢。”邱居新应了一句,这次换了个语气词。

蔡居诚觉得他在敷衍,反手扯过软巾,自己胡乱的擦着。邱居新由着他去,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纸包,一层层打开,里面是几颗红彤彤的糖山楂。

“师兄。”邱居新又开口叫他,蔡居诚不耐烦地转过身来,刚想说话嘴里就被塞进了一个圆滚滚的小东西,舌头一舔,是甜的,牙齿再咬,又酸又甜。

“森么东西?!”蔡居诚吊着眼睛瞪他,嘴里吃着东西讲话混混沌沌。

“甜。”邱居新把纸包放在桌子上,当着蔡居诚的面舔了舔自己拿过糖果的食指,还下了个评论,“师兄原来喜欢吃这么甜的。”

“谁喜欢了这种小孩子的东西你拿走拿走我不吃你拿出去!”蔡居诚骂骂咧咧地推着邱居新,看着门边的沙漏快漏光了,直接把人丢出了品香阁。

“邱居新你给我滚回武当去!”一声怒吼划破金陵平静的夜,随后就是品香阁里鸡飞狗跳的追逐。

邱居新站在巷子里,回头望向品香阁的方向,那里的某一间窗子早早的熄了灯,黑暗遮住里头的一切。

他鬼使神差地又舔了舔自己的食指,刚才在喂糖山楂的时候,他的手指擦过了蔡居诚的嘴唇,也粘上了糖果的饴糖。

“很甜。”邱居新轻轻地笑了一下,不知道是因为糖果,还是因为刚才某个红着脸骂他的人。



END.


瞎磕糖x

蔡居诚说他师父不拒绝糖葫芦还建议玩家去买糖葫芦讨好萧疏寒,换句话来说,蔡居诚自己以前估计也没少吃吧


评论-12 热度-163

评论(12)

热度(163)

©终南道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