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练习

加班中,换个思路清醒一下。

*“戏子”这个词本身就带着点贬义性,看到很多人喜欢用这个词,其实可以用“戏曲演员”、“角儿”、“伶人”等词代替的

 

 

《桂花小圆子》

 

将军叶X梨园大拿蓝

民国AU

 

“嗯……嗯……?小蓝……小蓝……!”叶修睡得迷迷糊糊,对着床的玻璃窗没锁好,秋风一吹就给冻醒了,哼哼唧唧地就要找人,闭着眼睛胡乱摸着身边的被子。

“喔唷,东家你醒啦!”守在隔壁的姆妈兴冲冲地叫着,敲门问他要不要吃饭。

“几点了?”他裹着被子蜷成一团,有些不耐烦的啧了一声,该死的窗还在吱呀吱呀的响。

“过晌午了。”姆妈不屈不挠,“先生说等你醒了,给你热饭!”

“不吃不吃,我回来就是吃旧饭的啊?”他呼噜了一把头发,掀开被子下床,随意披了件灯芯绒红睡袍,夹着棉拖鞋啪嗒啪嗒的走。他昨天才从沪城的尸山血海里回来,胡乱洗了个澡就搂着人躺床睡大觉了。

“徐妈,我烟呢?”他找了一圈,连自己的大衣口袋都翻了一遍,就是没见昨个儿剩下的半包香烟。

“先生收走了。”徐妈拢着袖子走过来,看到叶修只穿了件睡袍又开始大呼小叫喊祖宗,非要他多穿一些。

“他收我烟干嘛?”叶修咂咂嘴,还是觉得寡淡得很,只好倒了杯茶,嚼里头的茶梗。这烟他故意藏在大衣内口袋里,进屋的时候都没穿着,没想到还是被家里那位剿了。

“那个洋医生说你有黑影什么的,你忘啦?先生这段时间都担心得不得了啦!”徐妈声情并茂地描述这些天蓝河在家读书看报誊抄秘方的事,叶修听了又得意又心疼,嘴角上上下下,最后还是哼了一句大惊小怪。

“哦哟,你就是不在乎自己,也顾着些下先生的嗓子吧!还想熏着人家?”徐妈原先是叶修母亲身边的人,听说他要久驻广州,特意送过来照顾的。本来还存了些监视蓝河的心,半个月后就把他当亲儿子疼。

“他最近好点没,还天天登台?”听到这里,叶修也着急了。蓝河是靠嗓子吃饭的,年前戏约多了些,听说还在后台咳血了。他心疼蓝河,想劝他不要唱了,可他的蓝老板天生就该是站在舞台上的,时常说这老天赐的嗓子只藏在家里太可惜了。叶修劝他不得,只能任他去了。

“我走的时候不是请喻文州看着他,他连师兄的话都不听了?”

“心疼了吧?”徐妈笑吟吟的打趣,“先生最近一周就一场,小心着呢。哪像您啊,天天把烟丝当饭吃!”

叶修最怕听她念叨,赶紧挥了挥手,问到蓝河的方位后借说厨房里好像传来了糊味,把人骗走了。

“我一个老婆子不懂你们年轻人的事,只是这天长地久,不能只靠说说而已。”

徐妈临走前语重心长的说与叶修,他何尝不懂,将心比心,他听说蓝河劳累咳血会心疼,蓝河听到他的检查结果只会更心疼。

栽了栽了。叶修无奈摇头,狠狠咬了一口嘴里的茶梗,循着徐妈说的位置去园子后面的花园找蓝河。

 

正值深秋,香桂开得正好。

两人多高的桂花树下,一身月白长衫的清瘦青年正拿着根细竹竿小心翼翼地敲着枝头的花,铺在地上的白棉布上已经积了一层嫩黄。

“采花小贼,竟敢来偷我家的花儿~”叶修悄悄走到他身后,一把抱住蓝河的腰,搂着人转了几圈,逗得蓝河咯咯笑着软倒在他怀里。这人大概是在花林中呆了许久,染了一身诱人甜香,像南方清明时做的米糕,让人想一口吞下。

“这屋子叫蓝园,何时是你家的了?”蓝河推了他一把,恼他踩乱自己盛花的棉布。

“那是。”叶修点点头,“世人都说是叶修包了广州城的蓝老板,竟不知我是寄住在蓝老板篱下的小长工。”说着说着,还扯着衣袖擦那些本就不存在的泪花。

“啐,我这小庙可供养不起你这樽大神。”蓝河白他一眼,弯下腰收拾那些打落的桂花,脸上的表情也冷了不少。纵使先如今北梅南薛风头无两,世人还是看不起梨园行当,诸如戏子误事,玩物丧志的批评不绝于耳,当着他面骂娼优的学究也不是没有。他虽不甚介意,却不能当做听过且过。

“我若是神明,一要国家独立海清河晏,二要人人平等,安居乐业。”叶修倚着棵桂树懒洋洋地说,见蓝河收拾好了,走过去替他拿着竹竿和花布。

“你不是神明也能做到第一件事。”蓝河停住脚步,望向回头看他的叶修,这个男人即使没有穿着军装依然心怀祖国百姓,至于第二件事,就是孙先生都做不到的事,他不强求。

“哎,那蓝老板是不是得奖我点什么?”叶修蹬鼻子上脸,笑嘻嘻的,“我可是大胜了一场,还给你拿了把小日本的军刀回来。”

“……想吃什么?”蓝河又好气又好笑,无奈地挽起袖子往小厨房走。这赫赫战功,竟被他拿来讨菜用。

“吃点甜的吧,日日啃军粮,我的嘴巴都要淡出鸟了!”他把东西交给听到声音出来接应的徐妈,后脚就跟着蓝河进了小厨房。

他的角儿不仅戏唱得好,更是做得一手好菜。

“我让徐妈炖了鸡汤,你吃一点?”他从砂锅里勺了半碗乌鸡炖黄芪递给叶修,“光喝汤也行。”他的将军大概没有富贵命,出身贵胄之家,嘴巴却很好养活,这些平民吃的他也津津有味。

叶修接过白瓷小碗,一边喝汤一边和他说些行军时的趣事。

蓝河从柜子里取出一团发好的糯米面,手指配合切出龙眼核大小的白丸子,拿了只筷子往里头填红豆沙。他动作利索,不一会儿就攒出两碗粉雕玉砌的小团子。

红泥小炉里的水正好烧开,他小心地将丸子下进锅里,又去敲了两块赤砂糖丢进去。

“你也吃一口。”叶修终于找到空档,给他喂了一颗汤里的蜜枣,蓝河嗜甜,猛然尝到甜味,满足地眉眼弯弯。

锅子里的小丸子翻滚三次后争先恐后的闹腾着,蓝河想伸手去把锅子拿起来却被叶修拦着,替他将砂锅端到灶上,正好借着烫手捏了一把他珠圆玉润的耳坠。

“卿卿,要惜惜~”战场上浴血杀敌的战神叶修脱下军装不仅能耍无赖还会装乖,不知道从哪学来的蹩脚粤语,逗得蓝河差点笑岔气,推着叶修就要他出去驱邪。

“哈哈哈哈哈!”叶修反而哈哈大笑,说蓝河年纪大了更害羞了,气得蓝河锁上小厨房的门,再也不搭理他。

“……卿卿……?宝贝儿?……Honey~”

“……”

“蓝老板?”

“……”

“……小蓝,小蓝……”

任叶修换了好几种称呼蓝河就是不搭理他,叶修没办法只好使出苦肉计,把门敲得哐哐响,“哎呀好饿啊……胃疼啦……好饿啊……”

徐妈听开头还有些担心,听到后面就知道两位东家又开始耍花枪,笑着骂了一句,躲到外面去守门了。

叶修嚎了有小半分钟,已经从胃疼喊到脚疼,小厨房的门终于开了,蓝河板着脸端出来两碗小圆子。

姜黄的糖水里,白色小丸子满满地堆在一起,上面还浇了春天时他帮着蓝河一起做的蜜糖桂花酱,又香又甜。

“嘿嘿,走走,吃饭去~”叶修不再作怪,接过托盘,一手拉着蓝河回房间,原本还有些凉意的屋子被甜香冲得暖意融融。

“吃一口,团团圆圆,平平安安。”叶修勺起一个小圆子,吹凉了递给蓝河,亮晶晶的眼睛里盛满深情。

“平平安安。”蓝河垂下眼咬开那镶了甜心的团子,微凉的手握住叶修的手腕,感受那稳定而蓬勃的脉搏跳动。

到了这时候,他才放下心来,觉得叶修是真的回来了。

 

他的爱人有广大的抱负,有国,有民,有家。

他希望他高飞,更希望他平平安安。

 

 

 

END.

 

 

收工,继续去搬砖了。

 

 

 

2018-02-11叶蓝
评论-7 热度-155

评论(7)

热度(155)

©终南道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