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叶蓝】风味·07

本章菜单:番茄瘦肉汤泡饭+啤酒鸭

前排提醒,常吃汤泡饭对胃消化不太好,还是要细嚼慢咽

 

《风味》

CP:叶修X蓝河

*内有少量林方串场

 

07.

 

叶修带走了蓝河一床毯子之后就再没出现过,若不是朋友圈里时不时还能刷出一两条状态,蓝河都要以为自己与叶修重逢都是一场梦。

等着摊主替他斩好排骨的间隙,蓝河点开了叶修的朋友圈,里面几乎没有太多关于生活的内容,最新的几条是正在拍摄的一部片子,从只言片语中他猜测大概是关于高考加油或者火热青春一类的东西。他印象中叶修介绍自己是个做美食推介的,不知道怎么就去拍这些中二病爆棚的东西。

不过这倒是提醒了他,自己家里还有一个准备艺考的小子。黄少天已经定了要考广美,最近都在喻文州的画室练习速写,只有周末才回蓝桥春雪吃饭。

蓝河接过老板处理好的排骨,给黄少天发了条短信问他今天想吃什么菜,结果半分钟之后他的微信跳出一堆图片,最后是个表情包,白色的兔子捏着红包大喊谢谢老板。

蓝老板心情挺好,回了条今晚你洗碗,也不顾黄少天那头的惨叫,高高兴兴地满载而归。

收拾好食材后,蓝河已经累到没什么胃口,从冰箱里翻出两个番茄和一小块猪肉,打算随便煮个汤泡饭就算了。

蓝河挑的猪肉都是精瘦的不见天,其实不太适合切碎爆炒,但是蓝老板只为饱腹也懒得管这么多了。剁碎的猪肉加上花生油和少量的食盐用手揉搓入味,再撒上一小撮淀粉搅拌均匀。在等待腌制的间隙,蓝河把番茄洗干净切成小丁,全部丢进锅子里闷煮,然后另起一个炒锅煸熟腌制过的猪肉碎。

其实以前他做汤泡饭根本没有这么多步骤,加多了水的番茄炒蛋干脆多放两碗水闷成番茄鸡蛋汤,还要假装做了两份汤可以二选一。

曾经有客人问过蓝河什么时候开始学做饭的,他想了很久,说是高三的时候。

为了叶修。

他和叶修在一起没多久之后的某个周末正好是蓝河的生日,叶修送他的礼物是一把公寓的钥匙。

“不如搬过来一起住啊?”

蓝河一辈子都记得那天自己穿着草绿色棒球衫外套,记得咖啡厅里一直在放的老歌,记得叶修晃着钥匙朝他笑的表情。

那时的蓝河还叫做许博远,年轻气盛春风得意。多厉害啊,睡到了男神,怎么还能让男神养着呢?

于是他也不管自己到底会不会做饭,硬是揽下了两人的一日三餐和公寓的清扫。

第一周就摔碎了小半个碗柜的碗,许博远偷偷拿着碎片去超市买了一模一样的回来,以为叶修不知道,结果周末他还要洗就被叶修提溜了出去,还笑他比自己还像个大少爷。

许博远的拗劲上头,非要摘掉这顶少爷的帽子。

那时他闲得很,叶修又经常跟着老师出去外拍,家里就剩他一个人。每天定了闹钟爬起来跟着隔壁的姆妈一起去菜市场,跟着她们学择菜挑瓜,回来就对着食谱练。

一开始还经常烧焦干锅或者是放多了调味料,后来叶修出差几次回来,许博远就能端上些还能看得过去的家常菜。虽然依旧仅限于番茄炒蛋醋溜白菜之流,但屋子里有了油烟味,也就有了几份人情味。

“嘶——嘶——”电磁炉上的小奶锅发出吱吱的声音,蓝河回过神调小了火,手指在掀盖子的时候被蒸汽烫到了一下,他吃痛的哼了一声,把手指放在水龙头底下猛冲冷水。

在他的左手食指上留着一道细细的伤痕,因为已经过了很久,新长出来的皮肤已与周围没有什么两样,只留下浅浅的突起。如果不是高温刺激,蓝河几乎都要忘了这里还受过伤。

那是一个下着大雨的晚上,他没有带伞,一路淋着回了宿舍。寒假过半,寝室里没有水,没有电,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许久没有人居住的陈腐气息。

他站在水池边。借着窗对面的超市招牌削苹果。蓝河很饿,精心熬了一下午的骨头汤撒在了教学楼下的花坛里,他只尝了出锅前的那一口。

太可惜了。

蓝河叹了口气,就这么一晃神,泛着银光的水果刀划开了他左手食指的皮肉。一开始蓝河竟然还在想,这么浅,用水冲一冲就好了。随后他就感受到从脊椎处升起的麻痹感,手一松,苹果和刀子一起掉到了地上。蓝河眼前黑暗和闪光不断交错,越来越无法抵抗的昏睡感正在逐渐剥夺他的意识。他的右手紧紧捏着正在不断涌出鲜血的左手食指,跌跌撞撞的跑向宿舍门口,想要用手肘顶开门锁。

他最后的印象是宿管阿姨身上电热毯的味道,再醒过来,就是系内医院雪白的病房,左手食指上缠了一圈绷带。值班的师兄告诉蓝河,他失血过多,晕倒并持续了长达五分钟的抽搐,是宿管阿姨和隔壁的留校生救了他一命。

蓝河在医院里住了三天,然后被父亲接去了G市,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这些事,叶修都不知道。

放在口袋的手机猛然震动起来,打断了蓝河的悲春伤秋,他关掉水龙头,擦干净手,给黄少天回了条短信,让他下午回来的时候,顺带买瓶酱油。


“哎,这条还行!”叶修叼着根黄鹤楼靠在立柱上看素材,方锐本来正仰着头喝水,听完想喷叶修一脸,反问道:“就还行?少爷我腰都快断了!”

那一段拍的是群跳街舞的高中生,为了拍出酷炫的味道,叶修让校长清了块地下车库的角落,四角都搭起了补光灯。他还要求方锐拍出无影的效果,结果小鬼们兴致一来全是贴地动作,方锐弓着腰拍了一下午。

 “你又用不上腰,老林没断就行”叶修扫了他一眼,把相机递回来,方锐蹭地一声站起来,作势要踹叶修,“靠,你他妈少污染祖国花朵!”

“哈哈哈我们什么都没听到!”听墙角的一帮未成年笑嘻嘻地捧场,被方锐一人一脚给踹散了。

“行了,今天就拍到这吧,收东西!”叶修把没点燃的烟架在耳朵上,拍拍手招呼跑散的小鬼们帮忙拆设备。这帮人早就惦记着这些新奇的设备,一个比一个的积极。

等校工帮着把东西全部运到车上,叶修才点燃了已经被汗水沁得有些发软的香烟,掐掉滤嘴,狠狠地吸了一口。

“老林今晚做啤酒鸭,一起去吃饭啊~”方锐丢给他一瓶水,爬上副驾驶,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跟你那个蓝老板差不了多少!”

“你又知道他?”叶修瞥了方锐一眼,他烟抽得很快,在地上踩灭烟头,坐上车开始发动。

“我不瞎。”方锐其实不太了解叶修与蓝河的过往,但是他能敏锐地感受到叶修待蓝河是不一样的。

“行啊,有饭蹭,不吃白不吃。”叶修没有回应方锐的话,而是绕回了一开始的话题。方锐拉上安全带,撇了撇嘴,不说就不说呗,憋死了关我屁事。


方锐带着叶修从后门走进酒吧的时候,林敬言正在斩鸭子,如果不看处理的具体物体,光是看男人一丝不苟的发型和无框眼镜,还以为他是在做心脏手术。

“来了。”林敬言从砧板间抬起头,方锐挥了挥手算是打招呼,熟门熟路地摸出两瓶冰啤酒。

“拿一瓶过来。”温润的男青年音中带着不容置喙的严肃,背对着他开瓶盖的男青年脸上皱成一团,纠结五秒之后还是把冰柜门给关上了,把其中一瓶开好盖的珠江啤酒放在了灶台边上。

“快吃饭了,不要喝太饱。”林敬言朝方锐笑了笑,青年十分刻意的咳了一声,隔着流理台凑到林敬言耳边。

“林医生,在外人面前,给我点面子嘛~”他明亮的眼瞳里映出一张温柔的笑脸,林医生点点头,“那你今天只喝一杯,好么?”

方锐点了点头,抱着他的冰啤酒一步三回头的走了,等坐在吧台上给叶修倒酒的时候,才回过神,大呼美色误人。

“你就受着吧,特意把我叫过来,不就是想撒狗粮?”叶修敲了敲面前的玻璃杯,他一直不怎么喝酒,方锐明显是想拿他当借口,自己偷偷喝。

“医生好烦的,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说是这么说,可他脸上明明是在笑。

吧台就在小厨房的斜对面,他们坐着的位置能很好的看到林敬言整个做菜的过程。

斩块洗净血水的鸭子过沸水煮成半熟,滤掉污水之后再用冰水混合物冷却过才放进锅子里大火炒至半熟,然后倒出一碗清水焖煮。在等待的过程中,林敬言调出需要的调味料开始调配酱汁。生抽、白糖和少量黄豆酱加水调和,倒入锅中翻炒上色,酱汁快收干后,就能倒入一瓶啤酒,转用小火焖煮了。

“哎,怎么样,这架势还可以吧?”方锐指了指在流理台间忙碌的林敬言,一脸我就是想炫耀的表情。

“可以,怎么不可以,人家做了一天手术回来还得给你做饭。”叶修懒洋洋地窝在高脚凳上玩手机,正刷到蓝河新发的朋友圈,满满一桌菜,左上角硬要挤进来的黄少天,旁边还有一只空碗,不知道是谁的,一时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干嘛突然阴阳怪气的?”方锐嘁了一声,跳下椅子去说去帮林敬言打下手,结果是想趁机偷吃,刚一掀开盖子就被林敬言拿筷子轻轻抽在了手背上。方锐刚想发作,林敬言就剥了颗大蜜枣塞进他嘴里,看着他的脸颊嚼得都变了形,林敬言笑弯了眼睛。

作为旁观者的叶修突然有些羡慕,好友的情愫似乎触动了他记忆中的某些故事,汨汨的酸涩涌上心头。

这样的温馨,他也曾经拥有过。

叶修点开通讯录上的第一位,给那个人发了一条信息。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TBC.


*出自<春光乍泄>,我可太喜欢这部电影了.


自从A了游戏,晚上超悠闲

2018-01-05叶蓝林方
评论-16 热度-41

评论(16)

热度(41)

©终南道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