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练习(6)

叶蓝&喻黄

 

 

蓝河到了机场才被通知大雾飞不了了,不时有人大声叫嚷着从他身边经过企图要去讨个说法。他站在拥挤的航站楼里,忽然想起了几年前他第一次见到叶修时的事情,想起那个天气正好的萧山机场,后来因为王杰希临时改了行程走不了,叶修才住进了他的宿舍,也住进了他的心里。

有人拖着行李急匆匆的撞着蓝河往人群里挤,他一个踉跄从旧梦中苏醒,捂着被撞疼的肩膀往外面走了一些,给相熟的机场地勤打电话问什么时候能飞,那边给的答复是今天就别想了。

蓝河叹了口气,直接取消了今天的航班,想着去买高铁票,结果又被系统告知,高铁一票难求,最早也要排到明天下午。

再霸道的总裁也抵抗不了自然,蓝河认命地收了线,拦车回市区。等他折腾了一路再回到平静祥和的老城时已经夕阳西下。

他哪儿也没去,定好酒店就去买了张留园的门票,七拐八拐的找到了个角落里的亭子,掏出手机开始挨个打电话安排事情。

第一个是给黄少天打的,要告知他扇子已经拿到但现在还回不去,结果接电话的是喻文州。

“你们是换着手机用了?”蓝河心情挺好的开着玩笑,喻文州在那头也笑了,说是黄少天病了在睡觉。

“那少天没事吧?”黄少天给本科时的蓝河上过几堂课,蓝河一直很欣赏这位师兄,不然也不会在最后投奔他。

“没事,就是在城墙跑出汗又吹了风,感冒而已。”喻文州有些无可奈何,黄少天听说西安有马拉松就非拉着他也去跑了个4公里,结果喻文州跑完全程还拿了个第六,黄少天却折在了温度上。

“最近春拍的事你辛苦,趁着这两天休息一下吧。”他绝口不提苏州。叶修打来训黄少天的时候他就在旁边,他知道黄少天是好心,但其实并不赞同他这样冒冒失失的以“为你好”的理由掺和别人的事,让叶修训一训他也好,只是蓝河夹在中间太过为难。

“好,那我先谢谢老板。”蓝河心知肚明,笑着承了老板美意,两个人又说了会张佳乐新作品的事,那边说黄少天醒了在找人,才挂了电话。

第二个电话是给张佳乐打的,和他约去看新作品的时间。蓝溪阁只是蓝雨投资旗下很小的一个子公司,古董拍卖也并非主营业务,真正的是当代艺术品交易。元青花鸡缸杯传世的能有几个?还不如每年卖画卖瓷器赚得多。

“……喂,是蓝河啊?”张佳乐大概刚睡醒,迷迷糊糊的,还带着点鼻音,很是可爱。

“乐乐,我来送钱了。”蓝河笑了笑,从脚边捡了片掉落的鸡爪槭捏在指尖转,“蓝溪阁的春拍,有兴趣吗?”

“……你们这些土财主搜刮起来毛都不给我剩!”张佳乐从床上爬起来,呼噜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早知道就不告诉叶修自己刚烧了一窑好东西。

“那你要还是不要呀?”蓝河很喜欢跟张佳乐说话,总像个太阳花,让人打心眼里想照顾他包容他,看他开得更漂亮笑得更开心。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嘛,你什么时候来,明天就熄火了。”

“后天吧,今天飞不了了。”蓝河掏出IPAD定好行程,又划拉了几下跳出来的苏州经典推荐,“我在苏州,要给你带什么吗?”

“给我带块狮子林的碎石头吧!”张佳乐在那边嘻嘻的笑,蓝河知道他是在开玩笑,十分豪气的装了一把霸道总裁,“给你运颗太湖石回去!”

两个人嬉嬉闹闹了一阵,直到园子的保安过来清场了蓝河乖乖收了线,跟着老头往外走。老头人很和善,以为蓝河是来晚了没逛多久,给他透露了些关门晚一些的园子,又告诉他什么时候来苏州游客最少。

蓝河一一应了,老头把他送出门,还笑眯眯的跟他招手说再会。

留园的门口正好有一队旅游团,导游不放过最后上车的机会大谈留园密辛,蓝河在旁边等着拦车,蹭了几个风花雪月的才子佳人故事。

出租车里放着婉转的苏州评弹,蓝河靠在椅背上,手指跟着节奏在膝盖上一下一下地敲着,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那时他从萧山接到叶修的时候,也是在出租车里,叶修让他介绍西湖十景,他没有背套词,只是给他哼了首南屏晚钟。

“……年老总爱忆青春……”调频里的女声如泣如诉的,蓝河只听懂了小半句,却突然笑了起来。

可能他是真的老了,不然为什么总在怀念过去。

 

 

END.

 

2017-12-01叶蓝喻黄
热度-35

评论

热度(35)

©终南道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