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练习(4)

叶蓝

蓝河三天内往返G市与苏州,连安检口的工作人员都混了眼熟,趁着办手续的时候还聊了几句闲话,说是最近天气不好,怕是要下几天雨,建议蓝河若是常来往不如坐高铁便捷。他点头应了,开玩笑说自己晕车,要是下雨,宁愿在苏州多听两出戏。


他到苏州之后并没有直接去取扇子,而是打了辆车直取苏博。蓝河待人处事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妥帖,他早就听说过这位苏师傅,家庭幸福桃李天下,除了一手缂丝工艺,就喜欢种种花养养草。蓝河不懂这方面,却知道该怎样讨人欢心。苏博除了贝聿铭先生设计的馆区还有一株文征明手植的紫藤。
“小蓝也是许久没见了,过得还好吧?”虽然已经过了紫藤结籽的季节,看护的工作人员手里还留了不少种子,蓝河蹭着恩师的情谊,同人家要了五六颗。
“还好。”蓝河笑了笑,他长了张乖巧的娃娃脸,都已经工作快十年了,低垂下眉眼还是像个学生。
“……你老师他还是……”他曾带过蓝河,也曾见过王杰希风度全无地骂蓝河糊涂。
“是我让老师失望了。”蓝河从不辩解,在那件事情上他一点也不后悔。
“唉,好好的,好好的就行。”他也不再多说,拍了拍蓝河的肩膀就去忙自己的事了。蓝河在那站了好一会,留下两张戏票,也走了。

蓝河走在林荫道上,路过一间间老宅子,他曾经很喜欢这座城市,曾经也想和某个人一起在这里学习、生活,等老了以后去给某个小园子看大门。
只可惜,最后只是想想而已。
他没有留在苏州,也没有留住说要和他一起看大门的那个人。

蓝河如约到了制扇师傅家,老人亲自出来接,微微卷曲的银发和一身蓝旗袍,很是优雅。
“听说先生喜欢花,这些紫藤很耐生,希望能陪您解解闷。”蓝河递过去一个小纸袋,老人家很喜欢花,一看那个袋子就高兴地笑了。
“文征明的紫藤?少天说得对,蓝河一来肯定是有礼物的。”老太太挽着他的手就进去了,除去工艺大师的名头,她也不过是个普通的老人家,喜欢面善又温柔的小年轻。
老人家住的是间小院子,一路走进去都是鲜花嫩草,一丛忍冬下架了个绣绷。
“闲着没事,做着玩玩。”老人家解释道,把蓝河迎进了屋子。
檀木桌上放着个不大的锦盒,旁边还有几把摊开的泥金折扇,带了点暗红的朱砂墨,铁画银钩。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蓝河把上面提的小诗念了出来,忽而又笑了,只觉得制扇的人真是猛虎嗅蔷薇。
“糟老头子做的,今天正好要来拿。”老人家半嗔半笑,说都是些腌渍玩意儿上不得台面,丑死了,却又小心翼翼地替他收好归置到一边。
蓝河也笑,那位哪里是什么普通的糟老头,也是位了不起的大师。
老人家开了锦盒请蓝河确认,又邀蓝河在家吃午饭,他正想答应,门口就传来了一阵笑声,蓝河刚觉得有些耳熟,抬头去看,便隔着半开的花窗与叶修四目相对。
是了,他怎么忘了,那日叶修拿在手里的折扇与桌上那些是一模一样的。
“先生,我又来打扰了!”叶修随即就移开了目光,笑嘻嘻的朝老太太作揖,老太太笑着应了,说家里早就备了他爱吃的素三丝。
“今天可热闹了,小蓝想吃什么,我一并做了!”老太太说着就要卷袖子亲自下厨。
“……都好,我不挑食。”蓝河张了张嘴,顶着老人家期待又温柔的目光,拒绝的话是再也说不出来,只好放下黄少天的扇子,说给老太太打下手。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在他说自己不挑食时,站在台阶下的叶修脸上露出了嗤笑的神色。
“还没介绍呢,这是叶修,常来我家玩耍,这是蓝河,G市的蓝溪阁你知道伐,上次老头子那个白瓷笔洗就是托他家买的。”老太太扯了蓝河一把,让他走近一些。
“知道,蓝老板么,久闻大名。”叶修微微仰起头,似笑非笑的眯着眼睛看人,语气淡得听不出一些情绪。
“这还多亏了叶老师提携呢。”蓝河抿着唇,敛去了一身的书生气,像一把锋利的剑,更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
他对叶修有愧疚吗,有,但更多的是委屈,彼时藏在心里,一见到叶修便全然爆发了。
“应该的。”叶修叹了口气,往前一步揽着蓝河的肩膀,脸上多了几分熟稔和轻松,“他是王杰希的学生,合该叫我一声叶老师的。”
“你怎么不早说呢,坏心眼!”老太太掐了他手背一把,“那你们师生说话吧,我进去做饭了。”说着就从老头子手上拿了菜篮进了厨房,老先生也笑呵呵的跟了上去,留下两个假模假样笑嘻嘻的“师生”。
怎么不早说呢。
蓝河在心里也跟着说了一句。

END.

叶修扇子上的那首诗是李白的三五七言。
就是那首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的最后两句。

诶,越写越矫情。

2017-11-27叶蓝
评论-2 热度-19

评论(2)

热度(19)

©终南道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