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叶蓝】风味·03

最近三次元事情比较多,闲暇又沉迷游戏,懈怠了。

本章推荐的菜是陈皮黄金骨,给甲方拍东西的时候偷师到的,原本是炸制,后来母上改进了下蒸着吃也还不错。


《风味》


CP:叶修X蓝河 

 


03.


叶修坐上开回工作室的出租车后才意识到,包子刚才的叫嚷十分里有七分都是看热闹的火热,恨不得爬着电话线过来给他张牙舞爪。方锐脾气再大也不至于动手打人,再说有陈果在,事情总不会闹得太僵。他是因为今天突然与蓝河重逢,才自乱了阵脚。

此时,叶修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没有做好重新面对蓝河的准备。即使在夜深人静时设想过千百种可能,他依旧无法坦然这个曾经的恋人。

他给陈果去了个电话,大致了解了整体的情况。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甲方不满意他们的作品,要求重拍。但是方锐觉得浪费时间不愿意拍,于是就吵了起来。

叶修几乎是把自己的一切都留给了老东家嘉世,跨越半个中国到G市从头开始。可他又想做好做精,买了三组电影级设备,租了办公场地,存款就所剩无几了,于是工作室只能一切从简。

同样是编导的苏沐橙,摄影要了两个,一个唐柔一个方锐,后期只有一个包子还兼顾影视和平面。好在合伙人魏琛有点良心,让未婚妻陈果来帮他们分担财务工作,又找了个叫罗辑的大学生来做技术,勉强能够维持运转。

叶修要养人还要养着那批精贵的设备,总不能坐吃山空,只好接一些熟人介绍的速成单子贴补,今天惹恼方锐的就是其中一个。

他回工作室训了方锐一顿,又带着陈果去和甲方谈了一次,软硬兼施地签下白纸黑字的重拍协议,给彼此最后一个机会。


刚下课的魏琛来接陈果,还没见到人就被叶修拽着去路边抽烟,两个加起来都可以了退休的大男人蹲在花坛上吞云吐雾。

“世道艰难,你看哥几时这么低声下气过?”叶修弹了弹烟灰,想起今天自己在咖啡厅里的面孔,只觉得风水轮流转。

“嘿,叶少爷现在知道赚钱不易啦?”魏琛一巴掌拍在了叶修背后,想了想又宽慰到:“伟人说了,革命分工不论贵贱,都是为人民币服务。”

叶修啐了他一口,站起来拍拍衬衫上的褶皱,“魏教授少误人子弟啊!”

“彼此彼此!”魏琛知道叶修叫他出来抽烟是有话跟他说,也站了起来,看他什么时候肯开口。只是等陈果出来了也没等到,魏琛心道怕是件大事,正琢磨着要把人带回家里来一场酒后吐真言,叶修却在送他俩走的时候破了功。

“……我今天,遇见许博远了。”叶修的声音很轻,像是一片落下的叶子,魏琛却懂背后承载了多少故事。

在如今的朋友圈里,知道他与许博远那些过往的,除了当初要好的几个同学,就剩这位曾经的魏老师了。

“…有空喝酒!”魏琛听完,没有劝也没有再问,只是锤了锤他的肩,就开着车走了。

叶修站在原地好一会,然后伸手拦车回工作室。


他带着方锐重新设计的一套拍摄方案,给人把图拍了,又盯着包子把图修好,直到收下尾款的那天,叶修总共加起来只睡了四个小时。刚在工作室楼上的阁楼睡得个昏天暗地,苏沐橙电话就来了,嘘寒问暖报告近况之后,便问起了蓝河的事。

“……怎么样?见到小蓝老板了吗?他怎么样?愿意合作吗?”苏沐橙大概在室外,入耳的算是熙熙攘攘的车流声。

叶修先念叨了几句注意安全不要在路上玩手机才回答她那一连串的问题,“见了,他说考虑几天。”

“诶——那我明天回去自己找他吧,我听果果说你最近很忙,下回我绝对不这样了!抱歉抱歉!”苏沐橙也知道自己的临时决定给叶修带来了麻烦,又加上听说要重拍的事情,心里更是觉得抱歉。

“傻丫头,好好玩吧你们,别把自己弄丢了就行。”叶修笑骂,苏沐橙难得说要出去玩,他做哥哥的自然要分担一些,更何况,他分担的是有关蓝河的事。

叶修和苏沐橙又聊了些关于她爱豆演唱会的事才挂电话,手心里的小机器又亮转暗,噗的一声阁楼又陷入了黑暗,他的心也跟着沉入海底。


这些天叶修刻意的没有联系蓝河,他不懂怎么开口,也不懂要怎么继续。叶修向来是个计算好每一步的人,当初他没设想过许博远,如今也想不到该如何处置蓝河。

作为一个男人,又是一个曾经和他交往过的男人,叶修无可厚非的有些欲擒故纵的意思,你当年爱我爱到把我考虑进了未来,如今再见面,是否还会牵挂我的一举一动。

和他一样,无论公私蓝河都没有主动联系他,甚至昨晚还发了张自己在荔枝湾上乘船赏月的照片在朋友圈里,自得其乐的样子让叶修有欣慰又觉得酸涩。

没有我的日子,你依然能过得快乐自在,可你的快乐自在,却不是因为我。


叶修越想越觉得心口发酸,肚子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他忽然想起在蓝桥春雪里吃到的那份甜如初恋的糖水,默默的爬下楼给自己补点糖分。

工作室里经常要拍平面照,屯着不少食材,叶修照着记忆里的样子有什么抓了什么,少一味黄芪也不管,夹着罐冰糖就去了厨房。

叶修依样画葫芦的往糖水里丢,他虽然不擅长做饭,好歹看了别人做菜七八年,学的也有模有样,只是做好盛出来,叶修怎么也吃不到那日甜滋滋的味道。

也不知道是少了红糖,还是少了切红糖的那个人。


他把剩下的糖水全倒了,上楼冲了个澡,把自己好好收拾了一下,总算露出了个现代人的模样。叶修站在楼梯拐角边挽袖子,一旁的落地镜映照出他有些消瘦的影子。身上穿着的衬衫还是苏沐橙夏天凑单时给他买的,简单的剪裁和领口别着的金属装饰,怎么看怎么像是他当年作为学生代表上台致辞时穿的那件。

叶修鬼使神差的选了这一件去找蓝河,又十分做作的拿了台快积灰的相机找借口说是采风,等地铁时还偷瞄着玻璃隔板上的自己。

虽然没了豪车别墅,也算是个青年才俊。


叶修算过出门的时间,到蓝桥春雪的时候大概11点,正好是蓝河周末的起床时间,如果他还和以前一样有起床气又喜欢赖床的话。

他不敢想这些随着时间和地域改变而更改的习惯,更害怕蓝河已经不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许博远。


可惜,叶修千算万算都没算到蓝河不在,蓝桥春雪院子外的挑高大门挂着块休息的牌子,言简意赅的下了逐客令。
可他又执拗的不想打电话,拒绝承认彼此之间已经没有了半点默契。叶修摸出烟点燃,懒洋洋的靠在墙上发呆,顺带打量蓝桥春雪周围的环境。
他到G市也有小半年了,除了外拍基本没有出来逛过,如今得了闲,感觉看什么都是新鲜的。
叶修喂饱了烟瘾,叼着只未点燃的黄鹤楼,拆了镜头盖试光。他还没到嘉世之前什么都拍,人像、纪实、风景,后来时尚杂志的定位落实了下来,他就很少再去拍这些非常生活化的东西。
他先拍了几张紧闭的大门,觉得那块告示牌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就伸手去翻,一下没控制住前倾的力度,手掌直接压上了木门板上,生锈的合页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叶修原本以为扣死的门,实际上只是虚掩着而已。
叶修仿佛被醍醐灌顶,心道这合该是上天给的启示,门是虚掩的,他也是有机会的。
想通这一点的叶主编直接走了进去,喜滋滋的打量那日没有好好欣赏的芭蕉香蒲,拍了个过瘾的同时还不忘把门推回了一开始的样子。

 

可惜叶修还没感受多久独享蓝桥春雪的愉悦,身后就传来了少年人独有的清脆声线,口中念念有词作业又多老师又凶,委屈极了。虚掩的门猝不及防被推开,叶修没有机会藏起来,只好站在天井里装一个误入藕花深处的观光客。
“你谁啊?”少年人一步跨在蓝河面前,叉着腰用下巴看人。
“……少天,他是我的学长。”蓝河叹了口气,拍拍少年的肩膀,接过他手里花花绿绿的塑料袋,“先进去放东西吧。”
少年狐疑的看了叶修一眼,最终还是听话地拽着书包带子跑上了阁楼,蓝河低垂着头没有动,只有紧握着购物袋的手泄露了他的情绪。从头到脚都散发着拒绝的味道。

叶修擅长宽慰他人,更擅长自省,把方才蓝河介绍他的学长二字放在口中细细咀嚼,兀地品出了点青春的味道,感觉那股消失的甜味又回来了。
“……给我吧。”想通了的叶修走到他身边,从蓝河手里拿过那些袋子,他知道自己又打扰了这个人平静的生活,可他放不下。
蓝河大概是认清了这个事实,耸下了崩得僵硬的肩膀和后背,扭过头看叶修,“你怎么来啦?”
“路过,在附近有个案子要拍。”叶修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跟着蓝河上楼,替他把袋子都堆在流理台边。
“之前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叶修拿着杯柠檬茶靠在台子边,果不其然蓝河先是露出了疑惑,然后眨着眼睛闪躲,“最近比较忙…我待会看吧…”。
叶修还没来得及趁机扮演一个委屈的乙方,陌生少年清脆的声音就从隔间里传了出来,然后就是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小蓝小蓝,下午我想吃排骨,我都跟喻老师说好啦,给他带你做的菜!”

少年对着突然闯入的叶修带了点莫名的敌意,十分刻意的挤到了水台边朝蓝河扑闪着大眼睛。“嗯,陈皮排骨好不好?”蓝河果断地把注意力转移到少天身上,笑眯眯的从身后的冰箱里拿了一盒排骨出来,“之前你就吃了不少,今天知道你过来,我特意提前准备了~”

“嘿嘿,好好好!”他瞥了叶修一眼,脸上的得意都懒得遮掩一下,叶修老神在在的拿着杯子不说话,装出一副温文尔雅。

“小蓝啊——”少天还想乘胜追击,就被蓝河一句你速写画完没给堵了回去,叶修跟着在旁边帮腔,说什么打好基础很重要,他某某前同事就是美院老师,校考的时候专挑速写看。

看上去不过十六七的高中生哪斗得过叶修这个人精,被蓝河连哄带吓的劝了回去整理速写,临走前还不忘朝叶修张牙舞爪。
这些蓝河都看在眼里,也都在叶修的计划中。他早在少天质问他身份的时候就打定要算计他,而且还把蓝河也算计了进去——任少天如何打骂都温柔以对,换蓝河心中的那点愧疚感。
“……抱歉,少天他平常不会这样的,可能今天见到生人有点反应过激。”蓝河不着声色的蹭到了叶修对面,主动开口解释,手指抠在冻排骨的乐扣盒上,冻得都有些发红了。
叶修咳了两声,决定见好就收,“少天是你弟弟?叫什么啊,蓝少天?许少天?”
“我弟弟就要跟我姓?”蓝河被叶修的胡乱猜测逗乐了,“他叫黄少天,是我亲戚家的孩子。”
“噢,他跟你住?”叶修见两人之间的气氛有所缓和,拖了张高脚凳在料理台边,一副打定主意不走了的模样,开始和蓝河瞎聊。
“他这几天备考,画室离我这里近。”蓝河渐渐放松下来,开了乐扣盒开始处理黄少天钦点的排骨。
“可以拍吗?”叶修摸出自己的手机,又指了指桌上的骨块,“保证不偷师!”
“拍照可以。”蓝河之前就通过苏沐橙大概了解了君莫笑那个公众号,知道里面除了推荐餐厅,还经常发一些食谱料理过程之类的。
“反正你也学不会~”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三分得意,像是解出了奥数题的小学生,看得叶修想伸手去呼噜他头顶柔软的短发。
人一旦进去自己的专业领域就会相对放松,叶修不逼他的时候蓝河也能自然以对,两人就各做各的的闲聊起来。

 

今天要做的排骨其实并不难,只是准备时间久了一些。肉排是他昨天下午就买好了,斩块飞水之后滤掉了血水和杂质。处理好的排骨加入浸泡过温水的老陈皮,与料酒、姜丝、盐等佐料一同腌制,然后只需要等待时间赋予人类美味。

蓝河取了筷子搅拌排骨,让佐料更好的挂在排骨之上。锅里早就倒入小半锅油,他抽了张纸巾擦干净筷子,就准备往油锅里放。

“……你往后一点吧,待会油溅到你了。”蓝河有些为难的看着面前拍的不亦乐乎的叶修,男人听完也没反驳,而是直接走到了他这边,站在他身后,“这边?”

男人微微侧着身拿手机,抬起的手肘稍微一晃就能蹭到蓝河的发尾。餐厅里开着暖气,蓝河却能明显的分辨出来自身边男人是热度,他梗着脖子,手捏着筷子定在半空中。

与蓝河的挣扎不同,叶修更多的是感叹。以前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家里只有一台电脑,叶修就是这么圈着他,教蓝河玩游戏。

“……是不是影响你了?我站远点吧。”还是叶修先让了步,蓝河抗拒的态度确实刺伤了他,但叶修舍不得逼他,收了手机,乖乖的站到另外一边。

“……麻烦你帮我拿下面包糠吧,在你旁边的柜子里。”蓝河知道自己有点反应过激,咬了咬下唇扭头指了一个方向,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重新拿了张纸巾擦了一遍什么都没有的筷子,放到油锅里试温度。

叶修替他拿了玻璃碗装面包糠,蓝河趁油温还在升的时候快速的让排骨在面包糠里转了一圈,沿着锅壁放了下去,一盒排骨炸完也不过五分钟时间,反复炸了三次之后,陈皮的香味就和肉香一起充盈了整个餐厅。

就像是订了闹钟一样,排骨出锅的一瞬间,啪嗒啪嗒的拖鞋声就从走廊里传来,黄少天换了身T恤晃进来,说着就要去夹那些金黄色的排骨。

“洗手。”蓝河拿着筷子作势要敲,脸上是装出来的严肃,黄少天吐了吐舌头,乖巧的去洗手了,叶修卷了袖子替蓝河端走了那碟菜,“我帮你保管~”。

蓝河本想说些客套的场面话拒绝,可叶修脸上的熟稔自然又让他有些怀念,组织好的语言在舌尖上转了几圈还是没说出口,见人已经到餐桌上坐着了,只好暂时放弃了划清界限的念头,从冰箱里拿出摘好的蔬菜做了个沙拉。

老火粥是早上蓝河去接黄少天时就架上锅的,因为没预计到叶修会来,只预备了一份给黄少天带走的排骨,他临时又蒸了个芙蓉蛋,端过来的时候脸上还有些害羞。

“……没想到你会来,我平常跟少天吃不了什么,就没怎么准备。”

“没关系,我今天就是来蹭饭的。”叶修大手一挥,把蹭饭二字说得格外豪迈,直接盖过了黄少天的抱怨。“下次我再来会跟你提前说的,可以点菜吗?”

“点什么点,白吃白喝要求还这么多!”他小声地嘟囔着,想了一会觉得气不过,又骂了一句,“咁百厌,肯定冇人中意。”

蓝河听懂了,在桌子底下偷偷踢了黄少天一脚,叶修装没听懂,捧着白瓷碗等着盛粥。蓝河被黄少天那句话说得有些不自在,莫名有种躺枪的感觉,意识还没反应过来,就十分习惯的给叶修盛了一份。

“……”黄少天落在空中的手顿了一下,叶修赶紧把桌上的瓷碗推了过去,说“少天多吃点,快高长大啊!”他本想哄一哄这个护着蓝河的小豹子,大概是语气太过慈祥,又多了几分长辈的意味,少年脸上的不爽更加明显了,想起早上被叶修摆了一道,现在当着蓝河的面不能发作,只好嚼着筷子生闷气。

叶修怕蓝河更尴尬,也就不说话了,夹起狐狸尾巴装人畜无害,三个人就吃了顿安静的午饭。黄少天一吃饱就丢下碗筷回房间收拾东西了,等再出来就是一身干净的校服,零散的刘海明显有被仔细打理过的痕迹。

“小蓝我的排骨,文州说在路口等我了。”黄少天抱着画卷跑过来,接了蓝河递来的乐扣盒就一溜烟的跑了。

“说了要叫喻老师!”蓝河趴在栏杆上叫,黄少天听了只是回头朝蓝河笑,挥了挥手就消失在了路口。

“没想到他还挺尊师重道的啊?”叶修啧啧嘴,刚才还气成小包子,现在就变成青春好少年了。

“……嗯,喻老师挺好的。”蓝河咳了几声,没搭理叶修这个话题,回了餐厅收拾东西,叶修也帮着擦桌子。

 

素材拍了,饭吃了,桌子也收拾了,叶修似乎也没有了继续留在蓝桥春雪的理由,可他依然带着懒洋洋的笑在屋子里转,蓝河苦恼的抓了抓头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

“……小蓝啊……”叶修看够了他脸上纠结的小表情,一咏三叹的开了口。

“啊?”蓝河吓了一跳,站直了身看他,又察觉到叶修脸上有些狡黠的笑意时,觉得自己都快三十了怎么还这么傻,总是一惊一乍的。

“我回去了,长期合作的事情,你记得考虑一下。”叶修今天算是赚够了本,敛了那些算计的心思,话里话外都是真心实意。

“噢……好。”蓝河点点头,想说把人送出去,叶修却摆摆手说不用了,在附近约了客户要谈,顺了个做沙拉剩个苹果就走了。

蓝河站在阁楼的窗边看叶修拎着相机慢慢走远,忽然想起了七八年前的那个雨夜,叶修也是这样背着他,一点点的离开自己的视线。

这些年来,只要一回想起那个画面,蓝河的心就会闷闷的疼。

他想,以后再也不要这样痛了。

 

 

 

 

 

TBC.

 

哎,这道菜真是我对上一个项目甲方最美好的回忆(……)

卡文卡了好久好久,这章总算写完了

最近努力多更一些,希望能攒个rp让我买到新出的音乐专辑吧。

 


 

评论-10 热度-46

评论(10)

热度(46)

©终南道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