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叶蓝】风味·02

今天推荐的是红枣党参黄芪炖鸡蛋红糖水(名字好长……

一道很适合小姐姐的甜品~



《风味》

CP:叶修X蓝河(许博远)


02.


以前叶修也没少在他面前晕过去,蓝河最开始的惊吓过去之后便冷静下来,团了件自己的外套给叶修充当枕头后就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从天井里收回一直晾晒着的红枣和党参,又从柜子上的玻璃罐里倒了几片黄芪出来。红枣黄芪洗净和切成小段的党参一起放在碗里泡水,蓝河又取了几块红糖,用刀背敲下一些糖块。这些红糖是一位客人送他的,都是农家自制的好糖,一块有小半斤重。蓝河白皙的手指拈起碎糖块放在瓷碟里,指面上沾了些糖粉,被体温一晕染就化了,他嫌再拿张纸擦手太麻烦,就直接非常坏习惯的舔了舔。

叶修翻身时就正好看到了这样的一个画面,眉目如画的青年侧对着他,粉红色的舌头像喵咪一样舔舐着自己的手指,低垂着的睫毛在脸上映出非常好看的阴影。

有着小孩子一样习惯的蓝老板压根没注意到自己身边的目光,觉得手指还是有些黏才开了水洗手,探着身的动作露出了一小节腰线,明晃晃的白肉让身后的虎狼压抑地低叹了一声,翻过身用手臂遮住自己的眼。

等蓝河收拾好被叶修打乱的流理台回神查看叶修时,这个人已经弓着身子在沙发里睡着了,走近一些时还能听见浅浅的鼾声。蓝河蹑手蹑脚的蹭到沙发边,蹲着看那个在自己店里睡得毫无防备的男人。

他大概很久没睡好了,眼底都是一片顽固的青黑,紧闭的眼皮底下遮住了那双似乎可以看透一切的眼睛。有些零散碎发落在他的额头上,让叶修整个人看起来都年轻了几岁。

蓝河还记得,以前叶修总是嫌打理造型很麻烦所以每次把头发剪得极短,摸起来刺棱棱的,但是这个人又很懒,任整齐清爽的平头长到遮住视线才会去剪,后来蓝河忍不了,自己跑去偷学了校门口老师傅的剃头手艺,摁着叶修的头给他理发。

现在的叶修虽然看不出刻意打扮的样子,穿衣搭配的审美倒是比以前好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有一位贤内助在替他打理呢?

蓝河猛地摇了摇自己的头,心想大概是蹲久了有些大脑供血不足,不然怎么会乱想这些七七八八的事情。

他站起来锤了锤有些酸麻的腿,走过流理台开火烧水,继续自己因为照看叶修而打断的工作。

党参和黄芪经过一段时间的浸泡已经吸透了水,蓝河等奶锅里的红糖水煮开之后一股脑的把它们都丢了进去,又把灶台调成了文火,半开着盖子让食材在里头翻滚。


等叶修彻底睡醒,毫不在乎形象的伸着懒腰时,才发现刚才自己枕着的呢子外套已经压出了印子。这件衣服的样式虽然看着陌生,但上面的味道叶修却觉得似曾相识,是一种淡淡的海洋调香水。

叶修手肘撑着沙发坐起来就看到蓝河背对着他在鼓捣什么,他张嘴想要叫小远,声音却意外的沙哑,听着就像磨砂纸擦到了玻璃上。

声音虽然小,蓝河还是听见了,放下手里的缎带和小纸盒,站起来从旁边的暖水壶里给叶修倒了杯罗汉果。

“……先喝点水吧。”

“小——”

叶修本想趁着他给自己倒水的时候抓着人好好聊聊的,没想到蓝河并没有直接把杯子给他,而是将玻璃杯放在了面前的小几上,毫不留情的转身回了流理台。

向来无往不利的叶修也碰了一鼻子灰,十分刻意的抓了抓脖子,才去拿蓝河给他倒的水。

蓝河没注意叶修这些复杂的心理活动,从冰箱里拿了两只鸡蛋磕在碗里,用筷子随手搅了一下就倒进了一直在煮的红糖水里,还不时的用筷子搅拌,防止黏锅。

等叶修装模作样的凑到流理台附近时,蓝河已经取了两个碗出来分装,看到他过来了,直接就把其中一碗推到了叶修面前。

“吃点东西垫垫胃,你因为气虚才会又晕倒的。”蓝河不自觉地用了又字,从橱柜里拿了只白瓷勺递给叶修。

“……抱歉。”叶修接了勺子和碗搅拌了一下并没有直接吃,低垂着眉眼跟蓝河道歉,也不知道说的是今天突然倒在他店里,还是说的七八年前雨夜里的那次转身而去。

“先吃东西吧。”蓝河看了他一眼,板着面孔扮严肃。和叶修的相处就像一场回合制游戏,你越退他就越进,蓝河早就明白,只是多年不见就先落了他一城。


蓝桥春雪的餐厅区域摆着好几张木头圆桌,蓝河捡了一张靠窗的坐着,叶修也跟了过去坐在他对面。

“……小……小蓝,你怎么会在G市?”叶修本来想叫小远,话还没出口就想起他之前的反应,别别扭扭的改成了小蓝。七分亲切三分疏离,对于一位“受访者”和潜在的合作对象来说,还勉强算得上分寸。

“回来继承遗产。”蓝河低着头在红糖水里找党参吃,语气平淡而自然。

那个下午的那张小木桌旁,叶修听着蓝河三言两语把他缺失的七八年时间给补完了。

当年蓝河高考结束准备报志愿的时候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说是他外婆病重想见见他。蓝河活了十八年,第一次知道自己还有个外婆。

于是在叶修离开的当天,蓝河就坐着红眼班机飞到了G市,见到了他素未谋面的亲妈,还有他病床上的外婆。

“我爸和我亲妈在我还没出生前就离了婚,生下我之后我妈就出国了。”

外婆生命的最后两个月,是蓝河一直在照顾她。老太太对当年的包办婚姻很后悔,更后悔催促他父母一定要生下蓝河,于是一直在跟蓝河说囡囡,婆婆对不起你。

“后来她就把这栋房子留给了我。”蓝河这两个字也是外婆一早就取好的,这位曾经的西关小姐,曾有个极崇拜元白的先生,连给小外孙取名时都不忘带上。

蓝河放下碗,单手托腮看着面前的叶修,忽然就笑了起来,说:“对了,还没来得及问你来找‘蓝河’做什么呢?”

“噢……我最近在做一个原创视频的平台,想说给你拍一系列的片子。”叶修看他生硬的转开话题,只好假装公事公办的和他谈合作。

“你先别急着拒绝,沐橙之前应该给你说过一些我们的想法,你可以再考虑一下,如果是因为我的原因,就放弃这次合作的机会未免太可惜了。”

“……知道了,我会看的。”话说到这个份上,蓝河再拒绝就是坐实了叶修口中旧情未了的说法。男人依旧擅长游说,操纵人心的技术炉火纯青。

原本已经有些活络的气氛又逐渐冻结起来,蓝河两三口喝完了瓷碗里的糖水,随手往水池里一放就要走。

“小远!”叶修隔着大理石台面紧紧的攥住了蓝河的手腕,蓝河被他拽了回来,皱着眉看他,脸上还留着没褪干净的抗拒。

“……还有什么事么?”蓝河说得公事公办,叶修一时间也有些迷惑了,他如此执着的是记忆中被他丢在雨夜里的许博远,还是面前这个温柔却疏离的蓝河。

“铃铃铃——铃铃铃——”叶修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带着一种誓不罢休的味道。男人有些懊恼的啧了一声,松开了蓝河去掏口袋里的小机器。

“喂……?”

“老大!你快回来吧!点心大大要跟甲方打起来了!”听筒那头的声音带着几分着急,炸得他脑子咯噔一声,心道都TM是祖宗,一点儿也不省心。







TBC.



评论-15 热度-49

评论(15)

热度(49)

©终南道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