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叶蓝】风味·01

自娱自乐

算是一个记录食谱的系列(。

现代AU,独立撰稿人叶修X私房菜馆老板蓝河

分手多年初恋情人重遇发新芽的故事


《风味》


CP:叶修x蓝河(许博远)


01.


叶修站在拥挤的地铁站里,有些焦躁的搓着自己右手的食指,这是他烟瘾犯了的反射动作,但距离约定的时间不剩多少了,他必须要准时赶到。

看着微信群里下属们热火的聊着最新的电视剧,一向在业界横着走的大神叶修如今也难免发出队伍散了不好带的抱怨。一年多前他从嘉世净身出户,带着一群小朋友落户G市,做起了原创视频,企图在新浪潮来临之际分得一杯羹。

今天要拜访的对象本是苏沐橙的,她却在前几天拉着唐柔去追星了,这抛头露面的活便只能交由老板叶修去做。

“我同他约好了,你到时候直接去地址上的地方找他就好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淹没在此起彼伏的尖叫中,叶修有些头疼的挂了电话,认命的从工作室爬出来,照着苏沐橙留下的联系方式按图索骥的找了过去。

叶修之前也听说过这家深受少女喜爱的私房菜,只是听说老板不喜欢被人打扰,拒绝了不少媒体的采访,也不知道苏沐橙是如何联系上他的。

从地铁站出来的一瞬间,叶修管不得什么在街上抽烟不文明了,掏出黄鹤楼一口气吸了半支才缓过来,把那个叫做蓝桥春雪的私房菜馆输入导航软件里,沿着路线一间间的找了过去。

几年前荔枝湾重修之后又建了不少新的仿古建筑,叶修对这种虚伪的附庸风雅向来不感冒,想到那人将店址选在这里,恐怕也只是个沽名钓誉的人,心里不觉的有些抗拒去见他了。

“滴滴——”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叶修掏出手机来看,上面是条措辞严谨的短信,大意是说自己临时要赶制桃酥可能不能准时接受采访,叶修若是不介意可以先在店里等他,落款写的是蓝河二字。

叶修想了想约莫是那位即将要采访的店主了,既然人家今天很忙,他完全可以不去打扰的。想到这里,他直接照着电话摁了过去,那头过了一会儿才接起来。

“……喂您好,我是蓝河。”电话那头的人声音温柔有礼,倒是和他名字一样像河水一般安静。

“咳……蓝先生,我是今天跟你约了做面谈的,君莫笑,沐橙应该跟你说过的。”叶修本想直接跟他约改天,把案子丢回去给苏沐橙,却不曾想自己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改变了想法。

“我知道,您到了?我这边还有些事要忙,您不介意的话可以先在店里坐会儿。”

“……好,我等你。”叶修听到对方的回答,想也不想的就应了下来,然后就听见那边有人说给他留门,接着就挂断了电话。

叶修捏着那只发出嘟嘟忙音的手机,无奈的笑了笑。他觉得自己今天大概是因为没吃饭,脑子也傻了,竟然以为自己从一通办公电话里听出了七八年前千里之外的另一个人的声音。

既然决定了还是要见,叶修找路的速度也快了起来,几个转弯之后便找到了一间挂着“蓝桥春雪”木牌的大屋,红色的木门半掩着,似乎一点也不担心防盗问题。

叶修敲了敲门没见有人应,自己就推门进去了。甫一踏进蓝桥春雪,叶修就知道这间屋子至少有上百年的历史了,一砖一瓦之间都沉淀着历史的味道,同外面那些虚假的装饰品可不一样。

能在荔枝湾有上这么一栋大屋做餐厅,这位蓝河想必身价不菲,那么他开这间私房菜是为了好玩还是为了虚名呢?

叶修忍不住去揣摩蓝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一时没注意就直接进了屋子里。蓝桥春雪的前厅和后院用一面花墙隔开,两道花门一直向内延伸,叶修探头看了一眼,靠墙的地方还种了不少芭蕉,遮遮掩掩中颇有风月的味道。

“有人吗?!”叶修不想再往里走,站在花门外叫了一声,然后就听到里面有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应了一句。

“君莫笑先生吗,你进来吧!”那人大概是站在阁楼上回答他的,声音有些不好意思。没了那层电波,叶修觉得这个人的声音比他一开始听到的还要悦耳许多。不知道为什么,叶修忽然想起那句“日暮西关何处去,荔枝湾上有佳人。”来。

他在电视业做了快十年,对好声音好样貌难免有些条件反射的欣赏。既然主人邀请了,他就直接走了进去,发现里面是一个天井,隔开了前厅和后面的阁楼。在二楼的走廊上站了一个穿着蓝白渐变色衬衫的青年,两只手举在胸前,上面还沾了一些面粉。

“抱歉——”青年从二楼探头下来看他,刚才隐藏在竹帘后面的脸露了出来。那是一张十分俊秀的面容。

“……小远……”叶修仰着头看他,嘴里喃喃而出的是哽咽在心头多年的昵称。

青年大概也没想到来的人是叶修,愣了好一会儿之后立刻调头跑回了阁楼里,半点回应也不给他。叶修赶紧追了上去,木质的楼梯在他的踩踏下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像积累多年的枯木。

二楼的两间房打通修了个开放式的厨房,叶修上来的时候就看到料理台上还有一团来不及揉匀的面粉,刚才还在揉面的青年却不见了。

“小远!小远!许博远!”叶修心里猛然冒出的焦躁烧得他额角发疼,一突突的跳着,他摁了摁因为剧烈运动而上下起伏的胸口,叫着记忆中的名字。

刚才那个人明明是许博远,为什么他又说自己叫做蓝河?

不大的屋子没有人回应他,叶修啧了一声就开始找了起来。这里只有一个楼梯,许博远不可能下楼了,这里大概还有别的房间。

想通了这一点的叶修从空无一人的餐厅里退出来,立刻就看到走廊尽头还有一间小屋子,上面挂着储藏室的小牌子,门把手上还有一个白色的手印。

叶修走过去敲了敲门,意料之中的无人应答,他刚想弯腰靠一会儿墙,脚突然一软,整个人撞在了门上,整个人滑倒在地。

一门之隔的青年被吓了一跳,以为叶修在踹门,转身摸了一把大炒勺在手里,决定待会要是叶修闯进来他就一勺过去。可谁知过了五六分钟还没见外面有反应,一种难以控制的焦躁缠着他的思绪,一时是很多年前雨夜里叶修转身离去的背影,一时是刚才他站在楼下仰头叫他小远的模样。

恨是他,爱亦是他;喜是他,悲亦是他。

蓝河又等了好一会,发现外面还是没有声音,焦躁渐渐转成了担心。他不怕叶修把他的店拆了,只怕叶修是不是又晕倒了。

初初见面时,叶修就曾倒在他面前,方才再见,叶修依然是苍白着一张脸。

默数十声之后,蓝河丢了手里的勺子,颤抖着手去开门,他希望一开门就发现叶修走了。


然而事与愿违,他刚拉开一丝门缝,一个脑袋便直直朝里倒了下来,蓝河来不及反应,急忙跪下来托着叶修的脑袋,膝盖重重的磕在了青砖地板上,痛得他嘶了一声。

“……小……小远……”大概是被剧烈的移动晃醒了,叶修嘟嘟囔囔的哼了几声,虚弱的声音落在蓝河耳朵里像粗糙的锯子,钝拙的切着他本就不太坚硬的心脏。

蓝河咬了咬唇没有回应叶修的呼唤,双手穿过他的腋下把人扛起来,跌跌撞撞的扶到了餐厅里。他从未如此庆幸自己为了客人聚会方便买了张长沙发,蓝河把人扶到沙发上,又拿了个抱枕给他垫着。

“……别走……”蓝河刚要站起来,衣摆就被人抓着了,脸色苍白如金纸的叶修半睁着眼拽他,眼看着就要翻下来。蓝河啧了一声,扯开叶修的手,把他摁了回去,语气非常不善的说:“躺着,我去给你拿点糖来。”

说完蓝河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等他回来的时候叶修又晕了过去,蓝河只能自己拆开了太妃糖的包装,准备给人直接塞进去。

“叶修,叶修你醒醒,赶紧把糖吃了!”叶修不知为何咬着牙不肯动,蓝河只得摇着他的肩,见还是没有反应,干脆也坐上了沙发,把叶修的头放到自己膝盖上,掰着叶修的下巴。他的手指冰冷,叶修皱着眉头想说话,刚一开头就被一颗甜腻的奶糖给堵着了,蓝河救人心切,没注意手指压住叶修的唇,直接磕在了他的牙上。叶修舌头一卷,舔过糖块的同时也舔在了蓝河修长的手指上。

“……你先休息吧,别睡着……”蓝河抽出自己濡湿的手指,逃难一样的闪了出去。刚才叶修舔过他手指时,一种久违的酥麻从他的尾椎直冲大脑,刺得蓝河整个人的都清醒了。

别傻了许博远,这个人是叶修,永远不会为任何人任何事停留的叶修。


叶修在蓝河塞糖给他时就渐渐清醒了,舌头刮过口中的糖块,任甜腻的味道从喉管流到自己的胃里。头是不晕了,只是眼皮很重,疲倦逐渐侵袭他的思想。叶修这时忽然想起,自己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好好睡过一个觉了。

等他再从黑暗中转醒,只觉得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蜜糖都味道,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就看到有个人背着对他在料理台前忙碌着。

叶修忽然觉得眼睛有些酸涩,好像七八年的时间都只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若是当年他没有主动放手,又怎么会缺失许博远这么多年的时光。



TBC.


没有固定更新频率

如果有吃到好吃的又get到做法的话就会写一下



评论-11 热度-75

评论(11)

热度(75)

©终南道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