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叶蓝】最冷一天

之前空手套好歌第二期的作业

 @于噤言 《最冷一天》-张国荣

当时一看到歌曲名字的时候脑补的就是电影《后天》里的末日场景


《最冷一天》

CP:叶修x蓝河


任面前时代再低气温/多么的庆幸/长夜无需一个人

任未来存在哪个可能/和你亦是/最后那对变更


公元2017年12月31日,一场始料未及的超级冰雪一夜之间席卷整个地球。和低温一同来袭的还有一种不知名的病毒,感染率高达98%,但致死率只有30%,感染病毒却没有死去的人变成了毫无理智的行尸走肉,通过最笨拙的撕咬获取食物并将病毒传播得更远。

存活的健康人类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坚固堡垒之中,像一座座孤岛。

没有人知道这场浩劫什么时候结束。


蓝河借着昏暗的灯光在水泥墙上用匕首划出一条白痕,算是记录一天又过去了。17年的跨年,他好不容易拿到了休假回到了H城过年,没想到却遇上了这场被称为“天罚”的浩劫。好在他记得城郊有一处备用的军事发电站,连夜搜刮了几间便利店之后一个人躲了进去。

墙角的收音机传来沙沙的声音,蓝河走过去拍了拍,机器再度运转,把他的声音变成电波传到空中。

“我是蓝河,如果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如果你需要帮助,请到H市来,我会帮助你的……”

事情发生之后蓝河不是没想过回G市跟部队回合,但是当他试图联系团部的时候却发现连最基础的通讯都做不到。这里离G市太远,缺少了补给和坚固防御的他很难全须全尾的到达,不如暂时留下来,看看能不能多找到一些帮手。

巷道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蓝河一凛神握紧了匕首,闪身贴在了墙壁上。

他默数了三声等着那个脚步声逐渐靠近,来人刚露出一点点发丝,蓝河手里的三棱军刺就招呼了上去。来人反应极快,一个格挡就敲在了他的手腕上,脚跟着也踹了过来,他往后退了几步躲开对方的攻击,把军刺抛到左手直接向前送,却在看到那个人的脸时猛得收了回来。

“叶修?!”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以至于连最基础的礼仪都忘了,直呼长官的名字。

“小蓝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敢对着哥动刀动枪了啊~”叶修挑了挑眉,呼噜了一把蓝河略微有些长了的头发。

“叶教官好!”蓝河被他这么一提醒,条件反射的就站直敬了礼,叶修笑着把他的手压了下来,绕过他走进地下室,甩下自己一直背着的背包。

“嘿嘿,新年快乐啊,圣诞老人给你送礼物来了~”说着他就从包里翻出了两把半自动手*枪丢给蓝河,然后站直了朝他伸出手。

“啊?”蓝河有些发懵,他是休假期间自然没有配枪,可是叶修又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些东西。

“……啧,圣诞礼物啊!”男人抬了抬下巴,一副理所应当的讨债样,就算穿着一身迷彩服也没个当兵的样子。

“……圣诞……早就过了啊?你——”蓝河话还没说完,叶修就扑了过来,把他紧紧的抱进了怀里。金属的枪管硌得蓝河有些疼,但他还是感受到了拥抱着自己的这具身体下潜藏的温暖。叶修的军装上有些破损的地方,脸上也有不少细碎的划痕,像是刚经历了一场恶战。

这个人本应在西北军区基地训练新兵的,现在却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还抱着自己。

“哎,小蓝害羞的话哥就自己拿了啊。”叶修用下巴蹭了蹭蓝河裸露在外面的脖子,抽多了烟的嗓子有些沙哑,声音一直是在笑着的。

“……叶修……”蓝河拿着枪没办法回抱他,只能把自己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叶修身上。他一个人在这里守了十天,广播也放了十天,可从来没有人回应过他,蓝河以为,这个世界只剩下他一个活人了。

“乖啊,没事了,哥来陪你了。”

叶修是在18年元旦的早上才知道世界变了个样,安顿了训练营的事情之后,他发现用所有的方式都联系不上蓝河,好在孙哲平发来了消息说查到蓝河请了假,目的地是H市。

若是蓝河在军区还好,可是他一个人回了H市,那里哪有什么可以抵御丧尸的地方!

他跟上头要了搜索队的名额,难得一次以公谋私要直升机先送他去了H市。在飞机上,他才有时间去看关机了十几天的手机,陆陆续续的跳出几条蓝河的短信,最后一条是31号晚上6点。

“我到家了,提前祝你新年快乐。”

叶修靠着机舱把那条短信看了一遍又一遍,脑子里都是蓝河笑着跟他说新年快乐的样子。他深吸了一口气调整情绪,把手机塞进了上衣的内袋里,让这个小小的机器贴在他的心口上。

小蓝,这句新年快乐,你要亲口跟我说。


“电台求援,果然是小蓝的风格。”叶修赤裸着上身坐在木箱上,手里还拿着杯热可可,潇洒得不想面对世界末日的人。

“你就不拍引狼入室?坏人可没有哥这么好对付啊!”鼎鼎大名的叶教官开始危言耸听,蓝河蜷缩在睡袋上,身上还盖着叶修的上衣,听闻他的话,有些不好意思的蹭了蹭鼻子,反驳道:“老师教的,电波频率持久有效。”

“……行,算你活学活用,老师奖你颗糖哈!”叶修被将了一军,嘿嘿笑了两声,弯下腰在蓝河额头亲了一下,果不其然看见他的学生情人红了一张脸,恼羞成怒的推开他。

“滚回你西北军区去!”蓝河说完才想起来,这个人原本应该在千里之外的,一路风尘仆仆的赶过来,不知道有多凶险。想着想着鼻子一酸,咬着唇不说话了。叶修以为蓝河是生气了,赶紧蹲下来哄他,没想到一抬起蓝河的头就看见他人红了一双眼睛,湿漉漉的。

“你来干嘛啊,这里都是病毒,你疯了啊!”积压在心里的无助和恐惧一时间爆发,蓝河带着哭腔吼了出来。他是军人,叶修也是,他们从一开始接受的训练就是为国家为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他们也只是普普通通的人,有喜怒哀乐有自私胆怯。

蓝河在世界末日当天一个人醒来时他就已经想好了,如果要死,他自己死掉就好了,叶修一定要好好的。

“擅离职守!违背军令!私藏军械!要是政委知道了,你明天就卷铺盖回老家吧!”蓝河把披着的外套扯下来扔到叶修身上,冷着一张脸瞪他。

“噗嗤——”叶修笑了出来,见蓝河又要发作赶紧把人束在怀里,死死压着他的后背。

“因为我需要帮助啊。”男人的安抚的吻落在他的肩上,“而且你还没亲口跟我说新年快乐呢~”

“……混蛋!”冷静下来的蓝河咬了一口叶修的肩膀,闷闷的声音像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一样,“……谢谢你来找我……新年快乐……”

“不客气,明年也要一起过年啊。”




END.


写完感觉应该是过年到时候才发的文……

本来想写一点战斗场面的但是感觉好像太长了,但是本来就只是要写个片段的,就先这样结束吧

补一点设定,叶修是特种训练营的教官,小蓝是他的学生,但是小蓝是搞电子通讯的,广播求援的情节参考自生化危机系列

评论-3 热度-51

评论(3)

热度(51)

  1. 殇影终南道童 转载了此文字
©终南道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