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列传|启昆帝x裘振】君难为·08

说月更就是月更(nitama

差不多完结啦,大概还有两三章左右

全部写完之后会放微博文章链接,然后把两次肉补完的(如果微博删文的话就只能放txt了……

保证HE。



君难为


CP:启昆帝X裘振


08.


裘振又一次在启昆帝的寝殿里醒来,睁开眼看到顶上的金龙时有些逃避的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他本是武将出身,经过一夜休整,因昨夜孟浪造成的疲倦早就消失得差不多了,身上也换了一身干净的袭衣,若不是身后某处还隐隐有些难以启齿的钝痛,裘振怕是都想不起来那场席卷他全部意识的旖旎。

“唉……”裘振埋在被子里叹了一句,下一刻便听到锦缎之外另一人的笑声,然后就有一双手扯开了他捂在脸上的被子。

“若是早知晓你不舍得这味道,今早就不让他们把被褥换了。”启昆帝坐在床沿笑着看他,裘振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看着那人脸上不怀好意的样子又立刻明白,像丢开一个烫手山芋一样甩掉了被子。

“……陛下……”裘振想要站起来下床行礼,手却被启昆帝摁住了,说着又把被子扯回来了一些,覆在他的腿上。

“着什么急,先休息吧。”启昆帝拍了拍他的手,饶有兴趣的欣赏了一下裘振红透到耳根的模样才入了后室更衣。

裘振看他整个身子都隐到屏风后了才起来,好在近侍早就准备了一套干净衣衫,他三下两下换好了自己的衣服,在寝殿里走了一圈,看到日晷时才知道现在已经快到酉时了。

启昆帝换了一身墨蓝色的便服,看到裘振站在庭院里发呆也没有去叫他,而是摒退了身边的近侍,让他们先行去准备一些简单的吃食。

“……在想什么?”启昆帝走近了站在他身边,替人拂去肩上落的一片梧桐叶。

“陛下——”裘振条件反射的就要下跪行礼,被他的君王拦了一下,拽着手腕转了个方向,直直撞进身前人带笑的眸子里。

裘振这才发现,今日启昆帝笑的次数大概比他们相识以来相加的还要多。

“就你我二人时,叫名字吧。”

“……礼法不可废。”裘振拱手一拜,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些。启昆帝心中嗤笑一声,面上却没有什么变化,只说裘振舒服怎么叫就怎么叫。

“……还未告诉我刚才在想什么呢。”启昆帝又把方才被打断的话题捡了起来,抱着手抬头看南飞的大雁,一副非常悠闲的样子。

“没什么,出来透透气而已。”他说的是实话,直到现在裘振的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昨夜的事他是心甘情愿的,可黄粱一梦醒来却又觉得处处都是错。

“你啊……”启昆帝拖长着调子感叹了一句,然后又摇了摇头,说:“你若是不喜欢,便可以将昨夜之事当作一场梦尽数忘记。”

“我从不愿勉强你。”他语气真挚,见裘振还是没什么反应,便扭头想走,只是没想到自己的袖子被人拽住了,回头看去是咬着唇不说话的裘振。

“……不是……不是不喜欢……”他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既没有女子的美貌也没有小童的乖巧,实在不知道启昆帝何以对他这么好。

“……我知道,不着急。”启昆帝就着被扯住的袖子回身去抱住裘振,他比面前这个低垂着头的青年要高一些,下巴抵在他的头顶上,宽厚的手掌一下下的抚着裘振的后背。

人都在怀里了,他又何必急于一时。


那日之后两人的关系似乎有了更有效果的突飞猛进。

裘振在启昆帝面前再没有提过君臣礼法的事,启昆帝也没再主动的亲近他,但彼此之间的默契却是越发深。

过了数九隆冬之后,原本已经安定下来的九州似乎和开春的鸣虫一样蠢蠢欲动,最先开始的是天璇。

那日朝堂之上,老司徒深深跪拜,求启昆帝发兵讨逆。偌大的宫殿内,启昆帝不说话,没人敢再接腔。

钧天与天璇可谓新仇旧恨,先是灭了为钧天铸币的瑶光,如今又自立为王兴兵作乱,所做作为无一不是当着全天下的面前朝钧天和启昆帝脸上呼巴掌。

再者,启昆帝身边的那位裘先生,还与如今的天璇君主有着杀父之仇破家之恨呢。

司徒伏在地上等着启昆帝下旨,打也好,不打也罢,总不能这么吊着吧?

“……区区天璇……”等了许久,王座上的男人终于悠悠的开口了,可说了四个字又顿了下来,眼神落在人群中的某个地方上。

司徒抬起头跟着看过去,众臣也随着君主的目光转开了注意力,只见在殿堂的一个角落里站着个抱剑青年。

裘振也注意到了那些目光,却没有抬头回应过去,他也在等启昆帝的决策。

“点点萤火也敢与日月争辉,既然陵光不愿做他的安逸小君,那孤又何须客气。”言下之意,便是要打了。既然要打,那就得选出一个领兵的将领,一时之间朝堂里嗡嗡的吵成一片。

“陛下,臣以为上将军合适。”

“骠骑将军久驻边疆深知天璇战术,臣以为骠骑将军合适!”

“王大人也挺好的陛下……”

玄衣毓冠的男人皱了皱眉,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扣了几下,方才还像菜市场一样的人群安静了下来。

“司徒有何看法?”

“老臣以为,领兵之人最好熟知边界军情,又了解天璇战术。”白发老臣欲言又止,其实他后半句已经不需要说了,带过兵又了解天璇的,不就只有裘振么。

他是裘将军的幼子自幼随父出征,也曾在天璇军中呆了十几年,更别说他还是陵光的伴读。

“……噢……”启昆帝若有所思的沉吟一声,随后站起身走下来扶起司徒,笑了笑说:“那看来此人非孤莫属了。”

启昆帝话一出口,朝臣们便呼啦啦的跪倒了一地,各个喊着陛下不可。裘振也跟着跪了下来,眼睛里满是拒绝。

“去准备吧,孤要御驾亲征,一扬国威。”启昆帝向来说一不二,大手一挥便把这件事盖章了。

朝会之后启昆帝叫了几位军机大臣去商议出兵之事,裘振和散朝的人流一起出来之后便绕了一圈,跟着他的车架一路追到了议事阁,飞身上了屋檐。

启昆帝说是议事就真的是议事,和司徒几位老臣拟定了初步的计划,又定了要带的兵马粮草,一直谈到晌午才让他们走了。

“……陛下,裘先生他……”司徒在最后面,见与前面的大臣拉开了些距离,小声的问着启昆帝。他算是看着启昆帝长大,又看着他与裘振亲近,虽然始终心怀芥蒂,但他尊重启昆帝的选择。

“他自然是和我一起的。”启昆帝语气笃定,也不知道说的是裘振的心还是未来出兵之后的安排。

司徒听他这么说便是知道他自己已有了打算,说自己要去跟进组兵之事,匆匆走了。


又是一夜旖旎过后,启昆帝搂着人把他带到了窗边,那里早就备有几樽胭脂酿。他也没有用杯子,分了一樽给裘振便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陛下是……有心事吗?”裘振在那中秋那日酒醉胡闹之后便极少在饮酒,握着小巧酒樽看着启昆帝。

“这句话该我问你吧?”启昆帝抬眼看他,今日朝会之后他便看到裘振兴致不高,于是早早让人备好了酒。

“恼我要出兵天璇?”既然要长长久久,启昆帝早就做好了开诚布公的打算。

“……说是也不是。”裘振一向觉得自己最笨,如今更是深有感悟,他摇了摇头,说:“天璇是我的家乡,陵光……他是我以前的朋友……”

“是啊,你这个朋友将打败仗的责任推到你父亲身上,然后……杀了你全家。”启昆帝字字珠玑,亦是字字诛心。

“别说了。”裘振打断了他还要说的话,一口印下酒樽里的佳酿,红着眼睛拽了启昆帝一把。

“……抱歉,是我多言了。”启昆帝将他揽入怀中,他只是想让裘振明白自己不想要他背负太多的责任,并没想过要伤害他。

“……你若是想回家,我就把天璇打下来,送给你。”他温热的脸颊贴在裘振的耳边,轻轻的落下一个吻。



钧天皇历十三年,启昆帝御驾亲征率二十万大军平叛,除了随行的几位将军,还有一个身着黑衣的抱剑青年。






TBC.


人呢,不要随便立flag啊。

看剧的时候就在脑补启昆帝要打天璇,也有为裘振报仇的念头,现在终于写出来辣!





评论-30 热度-27

评论(30)

热度(27)

©终南道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