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手套好歌#第一期(不

之所以想到玩这个是因为最近没什么歌听了(

非常感谢愿意给我推歌的小天使,笔芯!

本期是叶蓝专场哈哈,把三首歌串在一起写了一个故事吧,篇幅应该是超过1K5了,话唠真是没药救


《潮汐》-叶蓝


只要心在跳动,就有血的潮汐——<我不相信> 海子


章一  


@柿子椒麻鸡 叶蓝+《我也曾想过一了百了》 个人非常喜欢中岛美嘉女神的版本,让人有一种凤凰涅槃的感觉。


“因为有像你这样的人活在这个世上 我对世界稍微有了期待”


蓝河站在公司385米高的停机坪上,感受狂风吹过耳边的呼呼声,肉眼看不见的水汽从他张开的手指之间流淌而过,让他有一种下一秒就要飞起来的感觉。

只要再往前一步,他就能结束这个操蛋的人生。

自己辛辛苦苦做出的成绩被隔壁组的人全盘端走;性向被别有用心的同事公之于众,如今的公司是再也呆不下去了;被迫出柜的连锁反应是保守的父母也知道了,暴怒的父亲和失望的母亲要跟他断绝关系;房东催着他要下半年的房租,他却一分钱都掏不出来……

这样的人生,继续下去还有什么意思呢?

蓝河之前在厕所的马桶上坐了很久很久,然后得出了要到楼顶跳楼自杀的决定。

哈,堂堂蓝雨集团引以为傲的百米高楼上发生跳楼自杀事件,死的还是他们的员工,绕是再精明的危机公关也要手忙脚乱一段时间吧。

他有些恶质的想着,然后利用自己最后还能用几天的员工卡刷开了楼顶停机坪的大门,然后爬了上去。

只要再往前一步,他就能免费感受一次接近四百米的高空蹦极,还是不要钱的,比去澳门塔跳还爽。

就在蓝河准备往前迈步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吓了他一跳,又把脚迈了回来。

“兄弟你要跳楼,能不能等我把这根烟抽完了再跳,不然万一警察来查,说是我推你下去的怎么办?”

男人大概是一直坐在莲花瓣型的装饰板附近,蹭着那免费的阴凉在抽烟。蓝河听完他的话,脑袋上的青筋跳了一下,有些气不过的扭头过去呛他。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死了也要拉你垫背!”

“别啊,萍水相逢,你怎么这么没公德?”男人还是一副没骨头的样子,靠在那里吐着眼圈,吊着一双眼睛看他。

“那你看着我跳楼不拦着我,你他妈有没有同情心!”蓝河一直都是那种中规中矩的好学生,虽然志愿报考了一个非常剑走偏锋的食品安全与保健,但是他也是全系成绩最好的那一个。温柔、礼貌,是很多人对于他的印象,蓝河也一直维持着这样的形象,以至于都快忘记了怎么骂人。

“我拦着你就不跳了?”男人反问,见蓝河不说话,又问:“如果需要别人来影响你的答案,那就说明你还没有做好这个决定。”

男人说的其实很有道理,但是蓝河怎么听怎么不爽,把脚从停机坪边缘收了回来,抱着手站在那里看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男人。

这里是蓝雨的安保重点之一,除了他们负责接待的公关部之外,就是坐着直升机来的客人,但是从未见过哪个总,哪个董会躲在装饰板的阴影底下抽烟的。

“不想跳啦?那就过来坐坐?”男人抖了抖烟灰,拍拍身边还有一个人的空位,示意蓝河坐过来。

被这个突然闯入他人生重要时刻的男人一搅和,蓝河也没这么想死了,停机坪上的太阳确实有一点大,他最后还是服从了身体的需求,坐到了男人挪出来给他的一个空位上。

“还有烟吗?来一支?”蓝河瞥了他一眼,自从高中时知道自己的性向之后,他一直充满了罪恶感,极力的避免和同性的接触,更别说是主动结交陌生的男人,直到后来进了蓝雨的公关部才好一点。

“最后一支了,介意吗?”男人举起被当作临时烟灰缸的烟盒,左手夹着一支刚开始燃烧的黄鹤楼。如此便宜的烟更是让蓝河确定,这个男人一定不是他们公司的客户。

“都是男人,怕什么。”蓝河瞪了他一眼,抢过烟就往嘴里塞,猛地一吸气立刻就被辛辣的味道呛进喉咙,肺痨鬼一般的咳了起来。

其实,他根本就不会抽。

“哎,不会抽就不要学哥抽嘛~”男人抢回了自己的烟,嘴巴上不饶人,手却替他拍着后背顺气。

蓝河咳了好一会儿才舒服一些,想起刚才男人的话,又觉得自己薄弱的自尊心受到了冲击,摊开手问他要烟。

“真想抽?”男人挑着眉看他,蓝河点点头,他刚咳完,眼眶通红,眼睛里浮着一层水光,像一只兔子变成了人。

“那就这么抽吧。”他深吸了一口烟,然后压着蓝河的脖子堵住了他的嘴,在暴力的啃咬动作中,辛辣的烟被他渡进蓝河嘴里,沿着喉管一直窜进他的肺部。

蓝河在那一瞬间感到了冲天的快感,不是那种刺激性腺的快感,而是一种精神上的愉悦,就像是瘾君子磕到了一口上好的粉。

“唔——”蓝河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挣扎着推开那个男人,用手背猛的擦着嘴巴。男人看他手忙脚乱的样子,低声地笑了几声,凑过去舔了舔他的手心,在蓝河反手要打的同时收回了自己的身子,露出狐狸一般的笑容。

“你也是吧?”

“也是什么!”蓝河没好气地瞪他一眼,谋划着什么时候要把刚才被非礼的仇补回来。

“gay啊,啊,还是你们广东人喜欢说,基?”男人模仿的粤语口音非常别扭,听着让人发笑,蓝河的嘴角刚扬起来,又被他自己给压了下去,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说:“是又怎么样?”

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能在别人面前坦然的承认自己的性向,还是在这样一个懒洋洋的,狐狸一样的男人面前。

“……是的话……”男人也站起来,骨节分明的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把人拖了过来,在吻住他的同时,唇齿之间挤出一句话:“那我们可以搞一搞啊~”

虽然做个少数派很痛苦,但是有这么一个理性又随性的同类在,想要生存下去,或许也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吧。


章二


 @吃茶去 叶蓝+《潮汐》,听的粤语版,歌词选的也是粤语的


“让这口烟跳升 我身躯下沉,曾多么想多么想贴近;你的心和眼 口和耳亦没缘份,我都捉不紧”


第二个吻过后,男人拉着蓝河从VIP电梯里一路飙到了地下停车场,然后开着车把他带到附近的一家酒店,刷卡、开门、非常熟练

干柴烈火,一点就燃。

蓝河在一开始就知道,男人很有经验也很有手段,自己却是第一次。他被压倒在松软的天鹅绒被子上热烈亲吻时,心里竟然有种献祭的错觉,他一个平板的处男,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毫无经验吧。

男人也发现了他的青涩,动作越发温柔起来,直到蓝河忍无可忍地抬起小腿用脚踝磨蹭着他的后腰,男人才刺穿了他的身体,用力冲撞着。

在被欲望淹没的那一刻,蓝河忽然想起了家乡的海。

他好像整个人躺在了蔚蓝色的大海里,任海浪一次次的冲刷过他的脚,他的身体,他的全部。

“小蓝啊……”关闭五识之前,他听见有人在他耳边轻轻的感叹着。


直到第二天在一个陌生的酒店里醒过来,他才得到了男人的自我介绍,他说,他叫叶修,兴欣的那个叶修。

谁不知道呢,叶家的大少爷,没有听从家人安排从军,而是偷偷跑出去做生意了,还一不小心做得很大。

叶修站在落地窗前抽烟,像谈论天气一样,问他要不要把“搞一搞”的关系,延续的久一些。

蓝河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说,可以。

于是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蓝河过上了类似金屋藏娇的日子。

他从蓝雨辞职了,搬进叶修给他准备的一间公寓里,每周接一些小公司的清算工作打发时间。

叶修每天都会来,给他打包各种奇怪的外卖,有老牌粤菜馆的例牌,也有新式餐厅的创新菜,蓝河第二天就兴致勃勃的去复制一遍,然后拍照发给叶修。

叶修带着他在房子的各个地方厮混,留下各种各样的痕迹。

某次叶修故意在蓝河看电影时,压着他在视听室里做了一遍,他们的喘息和牛仔们那次经典黑幕一起共振,搞得蓝河好几天都没好意思再进去。

他们像书中写的情侣一样生活着,但那仅仅只是像而已。

大春是第一个知道蓝河近况的人,他和蓝河是同期进入蓝雨的毕业生,自诩蓝河大哥,当他知道蓝河跟叶修在一起时,不管当时已经是深夜,还是把人从温暖的公寓里叫了出来。

“你要做什么我从来都不阻止你,但我希望你能遇到一个值得托付的人。”大春叹着气说,他没有责怪蓝河突然辞职,也没有安慰蓝河被同事背叛,只是递给他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然后蹲在立交桥上咬着烟嘴。

“……哈……你以为?”蓝河抱着那个纸袋突然笑了出来,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大春误会了,他以为他在跟叶修谈恋爱。

“我和叶修吧……”蓝河歪着头思考要怎么形容自己与叶修的关系,包养?炮|友?还是……

“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最终还是没找到可以形容的词汇,在大春开口质疑前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你担心我,我没事的,过段时间就好了。”

“……唉,你啊。”大春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蓝河看起来总是笑眯眯的很温柔的样子,但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他有多执拗。

“好吧,你好好照顾自己,有事打我电话。”大春和他不一样,明天还得上班,跟蓝河道别之后便立刻走了。蓝河在立交桥上站了好一会儿,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掏出来看,发现是叶修的短信。

“我快到家了,今天给你带了冰糕。”大概是叶修的习惯,总会提前给他发条信息预告今晚的菜单。蓝河回了句好,走到桥下拦车回家。

回家,蓝河最近很喜欢这个词。


又是一次从疲倦中苏醒,蓝河在被子里摸了一下没摸到叶修,揉着眼睛坐起来找人,才发现那个男人坐在窗边的小几上看着什么,玻璃桌子边散落着一些A4纸和一个拆开的牛皮纸袋。

“……醒了?”男人好像后脑勺长了眼睛,扭过头跟看着蓝河,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蓝河忽然意识到,叶修看的是什么。那是大春给他的,关于叶修的资料。

“嗯……”蓝河没有被抓包的忐忑,反而像是松了一口气,非常自然的掀开被子走到沙发边去拿自己的衣服,白皙得像瓷器一样的身体上,布满了红色的痕迹。

“不急着上班的话,早餐想吃点什么?”几个月下来,蓝河已经很会做饭,粤式的早餐很合叶修胃口。

“小蓝,你想不想来兴欣工作?”男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放下手里的文件,摸到火机又点了根烟。

“我最近有个助理离职了,你……”

“行啊,叶先生。”蓝河扣上最后一颗衬衫的扣子,将全部的脆弱和情愫隐藏在布料底下。他最后一次打断叶修的话,笔直得站在昏暗的房间里,像一棵骄傲的小白杨。

叶修突然有些后悔,七八个小时前,他们还在赤裸相对,肢体交缠,蓝河眯着眼睛依偎在他怀里,低低的喘息着,喊着叶修,叶修。

蓝河并没有注意叶修情绪上的变化,昨天在文件里看到的一句话,突然钻进了他的脑袋里。

叶修不吃窝边草。

这样也挺好的,蓝河想。



章三

 

@晨祀 叶蓝+《情囚》 原曲是写的古风,我断章取义只看标题了


“叹君子好逑,只是多添一缕愁绕心头”


蓝河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养成睡觉也要捏着手机的习惯了,即使白天高强度的持续工作了15个小时,只要手心里的机器有任何动静他都能立即醒过来。

“……小蓝啊……来接我啊……我在上林苑呢……”电话那头的男人喝醉了,嘟嘟囔囔的说着,一边叫着蓝河的名字,一遍哼唧自己头疼,以后再也不喝这么多了。

“好的叶先生,我马上就来。”蓝河的声音平静而礼貌,一点也听不出他刚从沉睡中被惊醒。熨烫好的西装是一直挂在门背后的,蓝河听到那边挂断电话还愣了一下,摇摇头站起身换衣服拿钥匙,衣着光鲜的出门了。

他去接自己的老板,叶修。

蓝河在成为叶修的助理之一不久后,便兼任了他的代驾司机。叶修的酒量在整个圈子里算是个笑话,红色背景的少爷居然一杯就倒。可偏偏叶修又经常在外应酬走动,隔三差五的就醉倒在各种各样的会所里,以前还是司机小张去接他,后面不知怎么就变成了蓝河。

蓝河开着叶修的车在黑夜中一路飞驰,没等午夜电台里男主播安慰完一个为情所困的男孩子,蓝河就已经到了上林苑。

“蓝先生,叶先生在楼上呢。”泊车小弟经常能看到蓝河陪着叶修进出上林苑,远远看到车牌就在门口候着了。蓝河点点头,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说谢谢,让他替自己把车开到后门。

叶修再怎么离经叛道,他也是叶家的孩子,虎视眈眈下还是谨慎一些好。

蓝河熟门熟路的绕到休息室去接叶修,正巧撞见蓝雨的几位高管,他侧过身子让他们先走,没想到喻文州却停了下来和他搭话。

“蓝河来接叶修啊?他喝了两杯长岛冰茶,在后面休息呢。”

“谢谢喻先生。”蓝河依然微微低垂着眼睛,语气礼貌而疏离。

“……不用谢我。”喻文州打量了他一会,笑着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他说,何必在叶修身上浪费时间呢。

蓝河站在那里好一会,直到听见远处有脚步声传来,才快步走进了VIP的休息室,轻轻阖上门隐去自己的全部痕迹。

休息室不大,在昏暗的黄色灯光下能看到有个长手长脚的男人十分没有形象的倒在沙发上,嘴里不时哼唧着什么。

“……叶先生,叶先生?”蓝河走过去,轻轻地摇着叶修的手臂,男人过了好一会儿才扭头过来看他,湿漉漉的眼睛很是动情。

“小蓝……”叶修总不能好好的叫他名字,小蓝小蓝的,好像彼此很亲密的样子。

“你来了啊……”

“叶先生,回家休息吧。”蓝河对着叶修总是充满了耐心,他半蹲到在沙发边上,朝他温柔的笑。

叶修没再说什么,只是伸出手搭在了蓝河肩上,任他削瘦的肩膀支撑住自己全部的力量。这次他喝得大概真的不多,凑近了蓝河也闻不到酒味,只有淡淡的柠檬香。

他把叶修扶下了楼,泊车小弟拿着车钥匙正在那里等他,刚想接手扶叶修一把时,男人忽然自己清醒了过来,摇摇晃晃地爬进了后座,倒在那里不省人事。蓝河和小弟说了声谢谢,拿过钥匙的同时把几张大钞塞进了他的手里,开着车冲进一片黑暗中。

“……小蓝今天又是被我吵醒了吧?”后座的叶修突然开口,蓝河愣了一下,条件反射地抬起头看后照镜,男人依然坐没坐相地躺着,让他以为刚才的那句话是他的幻听。

等到叶修又问了一遍,蓝河才摇摇头说,没有关系。

得到答案的叶修笑了一声,坐直身双手穿过驾驶座,像是拥抱一样圈住蓝河,吓得他手一抖,车子往旁边别了一下,发出吱地刹车声。好在车子已经开进了小区里,蓝河把车停在路边,转过头和叶修说对不起叶先生。

“……你就会说对不起和没关系?”叶修没由来的生气让蓝河觉得很不适应,但他克制着自己的疑惑,把脱口而出的抱歉咽了回去,却发现这样自己竟无话可说。

还是蓝河先屈服了,他扭过头看着叶修,“叶先生,到了,回去休息吧。”叶修微微垂下头,松开了自己的手,推开后座车门走出来。蓝河赶过去扶他,然后就被叶修温热的身体整个贴了上来,价值千万的手紧紧搂着他的腰,蓝河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自己隔着西装衬衫的皮肤都几乎要燃烧起来。

“小蓝你身上好香啊,比他们的好闻多了。”

“用的什么牌子的香水明天给哥也买一瓶吧。”

“你的腰很细嘛,没有人说过手感很好啊?”

……

半睡半醒中的叶修突然变成了个话唠,嘟嘟囔囔的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好像刚才在车里的一次爆发,只是蓝河一个人的幻觉。

他扶着叶修上了楼上的卧室,阿姨早就温了解酒茶,蓝河让阿姨看着叶修喝下去,自己去浴室给他放洗澡水,等全部折腾完,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叶修穿着浴袍踢着拖鞋出来,他的酒已经醒得差不多了,瞥了一眼站在窗边打电话的蓝河,顶灯柔和的光线依然能在他身上勾勒出很好看的线条,他看了好一会,那些早就随酒精一起流逝的烦躁忽然又冒了出来。

在他房间里还在打电话,这么早,打什么打!还笑得这么开心,也没见对他这么笑过!

“你别回去了,今晚就在这边住吧。”叶修故意提高的声音,蓝河吓了一跳,今天他被叶修吓到的次数实在太多了,他捂着听筒和叶修说对不起,那人却没什么回应,整个人埋进厚厚的被子里。

蓝河快步走出了叶修的房间,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他靠在墙上,自己都没发现他在叹气。

“又是你老板?”电话那头的大春无奈得很,又忍不住数落起蓝河来,蓝河嗯了几声,说自己还有事就挂断了电话。

叶修家的阿姨正好拿着干洗好的衣服上来,蓝河接过手说叶修睡了,让阿姨也去休息。他抱着叶修的衣服去衣帽间放好,看着逐渐从地平线上跳出来的太阳,突然就想起了喻文州今天问他的话,在叶修身上浪费时间,值得吗?

蓝河靠着衣柜坐在柔软的地毯上,丝毫不想去考虑身上的西装会不会皱掉,他抱着膝盖,像个婴儿一样蜷缩着,晨光透过玻璃射进来,却被窗帘分隔成一道道的,像是条条栅栏,将蓝河锁在屋里。

值得吗?

当然不值得,以蓝河的资历绝对会有大公司的管理层向他递出橄榄枝,他却愿意在叶修身边做一个处理杂事、兼职代价的助理。

大春曾在蓝河义无反顾留在兴欣时骂他傻,为了一场对方并不在乎的春风放弃自己的大好前途。

几乎所有的朋友都不能理解蓝河这种燃烧人生的献身精神,就连喻文州都替他不值。但蓝河知道,自从在蓝雨楼顶的停机坪上,那个叼着烟,胡子拉碴的男人和他分享了同一支黄鹤楼后,自己就走上了一条没有退让,也没有未来的道路。

哪怕是撞得头破血流,哪怕是断手断脚,他都只能囚禁在那个烟雾缭绕的下午,囚禁在他自己建造的牢笼里。

要么是他死,要么是叶修死。



END.


受篇幅影响,故事不太完整,不过玩得很开心!

希望下次能收到更多好听的歌~

下期见!


2017-07-02叶蓝
评论-7 热度-33

评论(7)

热度(33)

©终南道童 / Powered by LOFTER